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在线阅读  
二十九


陆萍下山了,身后跟着政委的警卫员徐宁。
小徐寸步不离地跟在陆萍的身后,忠实地保护着他的这个主任大姐——陆萍。
“小徐,翻过前面这座山我们就到了吧。”陆萍抹了抹满脸的汗水,连头发梢上也在滴答着汗珠子。
“翻过这座山,就到了,我们就能和柳副政委重逢了。”
“唉,也有好几个月没见他了,现在不知他变成了个啥样。”
“还能变成啥样,现在肯定是一脸的苦行僧状,还能有个好看的样子吗。”
“是啊,父亲被日寇绑架,他能不着急吗?”陆萍这样念叨着,便同徐宁加快了有点疲乏的脚步。
前面,是龙山山脉靠沙河镇最近的那座山峰,峰顶浮云缭绕,林木森森,山鹰盘旋,阳光迷蒙……
目前,山那边将是一个怎样的情况?柳明啊,柳明,你能否挺得住?应当向那高高的山峰那样,天塌下来也要顶得住!这才叫男子汉,这才叫中国的好儿郎,这才叫真正的八路军,真正的共产党员!
想到这,陆萍加快了脚步,山峰眼看就要在脚下,薄雾已去,浮云已扫,前面是一片清澈碧蓝的晴空……

沙河镇里,李龙、邵兴正带领着一、二中队和直属中队的战士们,在杀声震天地进行军事训练。
这两天,部队的情绪基本稳定,他们都在为柳田老人着急啊,恨不得立即飞到县城,将山本等小日本宰了,将峰县城搅个翻天,救出柳老大人。
山外游击队的这些战士们想,应该搞个攻城战斗了,现在小日本几次和我们八路军较量,都是以惨败而告终,看他们一个个都张牙舞爪的样子,都不过是花拳绣腿的臭架子,根本不称摆乎,几个来回就让我们给揍晕了,揍扁不了,揍瓢偏了,揍得一愣一愣的,揍傻了眼,揍得不知东西南北了。
可这些龟孙羔子,也够歹毒的,看在战场上硬拼赚不到多少便宜,便使出了这么个毒招,将柳老爷给逮了去。龙山游击队的将士们做梦都想不到他们会来这一手。
应当说,这一段游击队接二连三打了几个大胜仗,部队也接受了血与火的锻炼,八路军将士们和山前的这些民兵、老百姓,一个个都高兴得要命,胜利的笑容都挂在了那原来紧绷的脸上。
尤其最近几次的敌人偷袭,虽没有文政委进山前那样大的规模战斗,但也都是几百人的日军队伍,大小钢炮也都是一个劲地往龙山前打,往沙河镇放,但敌人没能得到一丝一毫的阵地,每次都是丢下几十具尸体以失败而告终。
当然,山前游击队也牺牲了几十个同志,老百姓也受了很大的损失,但这是战场上避免不了的事情。不过这几次交锋,山本司令没有出场,有一次是中野大队长带队,那次日伪军来得最多,约有500人的样子,在那儿黄乎乎黑压压的好几片,从早晨打到天黑才回去,最后只好拉着几十具尸体回去了,沙河镇的将士们也有不小的伤亡。
后来两次都是野郎这小子带队来打的,他每次只带二三百人,大小钢炮一个劲地放,看那意思真有想炸平龙山,炸平沙河镇的架势,但每次也只是发发嘘,嘿唬嘿唬一阵子,也没能进沙河镇半步。天没黑一个个吓得给龟孙样,收家伙就跑。
到最后一次,柳明副政委和李龙、邵兴两个中队长看出了野郎这小子就这么两下子,快到傍晚时,又要收拾收拾战场的残兵败将回去,柳明再也不给他这个机会了,便带领阵地的将士,在一阵轻重机枪的猛烈掩护下,二百多八路军战士一个猛地冲刺,差一点把野郎这二百多鬼子给“报销”了。
野郎这小子脑子也来得快,忙地丢下阵地前的那些鬼子尸体和轻重武器,带领这些带腿能跑的鬼子撒腿就跑,好在两支队伍相隔一段距离,不然野郎这次准又栽在龙山游击队的手里。最后还不错,给柳明他们留下了几十条枪支和没来得及搬走的弹药,使沙河镇的武装又得到了加强。
从此,有一阵子县城的鬼子没有出来骚扰,没想到他们又使出了这么一招毒计。

峰县城里,日军戒备森严。出出进进的人,盘查得特别认真仔细。
这是山本在看到几次与龙山游击队正面交峰之后,而特意安排加强城防战备,害怕有一天真的八路军游击队会飞临他的城下或城里,让他连个觉也睡不安生,更不用说去玩千岛惠子、杨菲这些美女了。
所以,山本偿到了龙山游击队的厉害,也知道了龙山游击队的实力。实际,据中野大队长汇报,他们几次大小战斗交锋的只是龙山八路军的山前游击队,人数虽不少,但不是他们的主力,听说主力部队还在龙山里,在那莽莽苍苍的龙山套里,有个叫王近和齐强的正副司令,带着一支精锐的部队在山里日夜操练呢。这支部队有多少人,他们心里也没有个底。
沙河一带的游击队就够难打的了,让我先后失去了这么多弟兄,那龙山里的那些八路军要是出山和山前的一块来,说不定哪天就会把我这座县城给吃掉了。山本这样想着就让中野和野郎这两个亡命徒带着部分队伍和沙河八路军进行不间断地战斗,自己则和他的几个高参和其他几个大队长暗中加强县城的布防,将县城的四个城门和角角落落都检查了个遍,兵力和武器都进行了加强,应该说还是很牢靠的,没什么大兵团来攻打,这个城池还是没问题的,因为他这儿毕竟还有上千的兵力部署和先进的武器及充足的弹药,要是真的打起来,坚持个个月成十地没问题。
山本就这样地守着,这样严严实实地守着这座古城。按说,这样平平静静地守着这个县城也不错,总比打打杀杀的强。有时静下心来的时候,山本也这样想过,确实也认真地静静地思考过。那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经过了十多天的平静,他认为八路军不会来攻城,夜钟敲了十二下,他开始要上床的时候,常吸一支烟,看着那丝丝缕缕的烟雾,脑前便呈现出那富士山的家乡情景。
他的家乡太美了,他的妻子太美了。想到了妻子,山本不觉手动了一下,那长长的烟灰掉了下来,没有掉进烟灰缸,而是掉进办公桌的玻璃板上,正好将玻璃板下那张照片的眼睛盖上了。
山本有点生气地将烟灰吹到一边,玻璃板下的那双眼睛发出美丽的光芒,那是一双多么迷人的眼睛啊,让人看了就再也不想离开了。虽然山本的身边也不乏漂亮的美女,有从大日本带来的随军妓女,也有身边女机要员,这些要紧要忙地都可以用一用。
随军妓女是要用的,这是上边不成文的规定,不用还违反了不成文的军规,那军心怎么稳定,那么多火辣辣的壮小伙子那火朝哪儿放,没地方放那火不得烧死人,时间长了,那这营房非烧糊了不可。
还是天皇陛下想得周到,当然不是他想得周到,是有人替他想得周到,就像中国的和珅样样都想得周到,让你想生气都没法去生。所以对于这样的安排,天皇陛下估计不会生什么气,他感激都还来不及呢,那么多的年轻小伙、精壮劳力在异国抛家舍业地为他出力卖命,有些连尸体都保不住,他天皇心中能没有数?
所以,牺牲一批日本美女,稳住那么多狂野日军男儿,换回来一个个支那国家,那是一桩多么伟大的事情。所以天皇陛下对这事是会暗中嘉赏的,但他绝不会那样去说,只好让那些日本的和珅们去猜度揣摸他的心思办理去吧!
对了是他的圣明,错了是他们愚笨,当然该怎样处置还得怎样处置他们!办错了就得要追究,谁让他们愿意当和珅的,献媚就得要献到点子上去,那净攮腚后边不倒霉谁倒霉?不倒霉那才怪呢!
山本就这样吸着烟,看着丝丝缕缕的烟雾,看着那双迷人的玻璃板下的眼睛,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瞎想一通……
“哎呦!”山本夹着香烟的手指猛地一甩,烫手的烟头被甩出了老远,一下子甩在了床沿边坐着的日本姑娘身上,将个光溜溜圆鼓鼓的左乳房烫了一下,千岛惠子“啊呀”一声尖叫,那叫声好像比她刚破身子时还要响。
山本忙地离开桌子,抚摸着一丝不挂的惠子,刚触摸到她那美硕的左乳时,惠子又是一声“哎呦”的尖叫,山本只好把手挪开了,放在右边的乳房上。右边的乳房很温柔,没有了尖叫,只是鼓胀胀的,很富有弹性。山本的大手遮也遮不住,只能在乳峰上揉来揉去,直揉得惠子细声浪气起来,那只奶子也不知道疼了,不叫唤了,叫唤的是另一种声音,娇嘘嘘的柔声柔气,没有了大叫。
今天,山本特别卖力,惠子似乎也有异样的感觉,便默契地极力迎送着,身子骨还不时地袭来阵阵的快感。山本更是特别的兴奋,在美丽的惠子脸上眼上扫来扫去,那眼才真叫色呢,色鬼的眼也不过就是这个样子吧。
山本就这样在惠子的脸上瞄来瞄去,双手在惠子的丰乳上抚来摸去,身子在惠子的身上摇来晃去,不觉浑身又来了一股劲,而且这股劲还来得异常猛烈,真的好像要将身下这个女人揉碎不可。身下的女人又“哇哇”大叫,这叫声虽响但不尖,畅快淋漓而不造作,是发自内心的快乐。
这叫声怎么这样熟悉?身下的这女人怎么又这样亲切?身子下边的感受怎么这样舒服?怎么这感觉好熟悉?但这感觉又很遥远,很飘渺,真得有飘飘欲仙之感。那双极熟悉的又极美丽的眼睛,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迷丽,那样的富有磁力。怎么像玻璃板下的那双眼?这么像富士山下那双眼?怎么像……
山本不敢再看了,山本不敢再摸了,山本不敢再摇了,山本不敢再晃了,山本自然不自然的从女子身上滑落下来,那个还不老实的家伙滴溜溜地弄得女子身上到处都是,女子不情愿地挣开了紧闭的眼睛,那双眼睛不见了,那双熟悉而又美丽的眼睛真的不见了,山本一阵怅然……
惠子看出了司令的心思,忙从刚才的“仙境”中醒来,怯生生地问:“是不是想家了?”
山本抬了抬头,用干净的军用白毛巾将身子拭了拭,又递给了惠子,惠子接过毛巾将身子擦了个干净,听到了司令那浑浊的声音:“我离开富士山已整整三年,她也三年没有挨我的身子了,所以刚才……我就想到了她,感觉真的有些太对不住她了。”
“唉,你们不出来打仗就好了。”惠子喃喃地说。
“不出来打仗,这不是我们个人能够当家的,就像你做不做军妓,也不是你自个儿能决定得了的。”山本的声音也是无可奈何。
“那这场战争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那谁知道呢?原来说一年拿下中国,现在怎么越来越没头绪了呢?就拿我们到峰县城来说吧,上来还比较顺利,现在怎么好像进了沼泽地,时刻都有被覆灭淹没的危险。这一段时间的大小战斗,都没有得到多少实质的进展,八路军游击队的力量却越来越壮大,真的有星火燎原之势,我担心我们这个县城恐怕也保不住了。”
“那可怎么办?”惠子听了司令的苦诉,一脸的高兴劲早荡得无影无踪,没有了先前的妩媚,眼睛也幽然变得像个冰人。
“我现在正着急,也是一天到晚的想办法。这不苦闷极了,才拿你来开开心,取取乐。”山本也恢复了平静。
“我不知道我能否让司令开心,能让司令高兴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也真的能让我快乐,刚才不是因为你的缘故,而是我有点想我那几年未亲的妻子。可是我高兴不起来,淹心的事迫在敏捷,我怎能高兴得起来呢?”
“司令的心事,小女子我能否分担一下呢?”
山本摇了摇头,又点了一下头说:“总司令要来了,现在要紧的是,我得想法让这一地的形势安定下来,可现在龙山游击队又闹哄得厉害,我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或许你在哪方面还能真的帮我一下忙呢?”
“我能帮你什么忙呢?”惠子不解而又天真地问山本。
“这以后再说吧,来,我们再玩一会吧。”
“好,我们继续睡觉。”惠子说着又一只手揽着山本那肥胖的身子,司令“呼”地一声倒下了,又倒在了惠子那柔弱纤细温热滑腻腻的酥怀里,两人很快进入了梦乡……

“想个什么办法呢?”山本第二天一个劲地琢磨着昨夜惠子的提示。不行再把中野、野郎、高参叫来,开个诸葛亮会,大家都想想办法,集中集体的智慧,或许能有个上策。
山本这样思讨着,随命令司令部通知这几位过来。
一会儿功夫,他们过来了,走在最前面的是他的三个高参一郎、二郎和三郎。这三个高参是山本给编的号,也是他对他的几个贴身部下的爱称。在东北这三位给他出了大力,使他很快跃到司令的位置上。可来到鲁南,尤其在峰县城,他们的计谋怎么地不大灵了呢?山本也很纳闷。
走在三个高参后面的,便是中野、野郎这两位正副大队长。
应该说,这两位原来的败将,这一段出力很大,是拼血本为他卖命的,按说应该打个胜仗,可这几仗怎么打都打不赢,还先后消耗了不少力量。这也不能全怪他们,他本人也参加了战斗指挥,那这边的八路军游击队的火力就是不一般,给其他那些地方的土八路不一样,他们还是很有战斗力的,是一支不容小视的游击队!
走在后面的还有几位大队长和警备队长,他们都是军中要员,但都没有多大特点,都是好的军官,但不是精明的战将。那个叫王储的警备队长倒是还有点道道,只不过他是峰县城当地人,原来在县城当国民党守城的军官连长,国军南下时他没有跟着去,而是带着一帮子弟兄跟了他山本,直接当了警备队长。
还有那跟王储当副官的孙连,倒是个很精干的人才,跟着王储怪紧的。可他们都是当地人,虽然一直跟着他山本干,但总没有用着自己人放心,这些都等以后观察观察再说。
还有那翻译官,翻译官虽说是中国人,但他是从东洋带过来的,是信得过的,这不会有什么问题。
按说这么几位凑在一块,加上他本人也够十多个人了,可计谋怎么就没个好的呢?今天能否再议个上策或上上策呢?山本将拭目以待。

“如何才能将龙山这股共匪八路给扼制住并消灭呢?!”
山本司令面对他的这些部下,严肃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命令。
县城日军司令部里,这些经常议事的头头脑脑们,今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都看着司令,司令又都看着大家,都这样地互相看着,好长一阵儿也没有个吱声的,都在那儿冥思苦想的,好像今天都动了真格的在想问题。
一郎说:“我们不用出兵啦,在城外安上八二迫击炮,远远近近地轮番轰炸,炸它个三天三夜,准能连沙河镇炸平,到那时看柳明这些八路羔子挨个挨炸弹吧。”一郎自以为得意地出着这一妙计。
“这个办法倒好,那得多少弹药,咱们皇军消耗得起吗?再说,就那么几百个毛猴子,我们值当花那么大的代价?花那么大的代价显得我们大日本皇军多没面子?”二郎接过一郎的话这样分析诘问道。
“硬拼看起来不是个办法,我们得想法智取。”三郎提出了新的观点。
“怎么个智取法?”大家一起望着三郎,山本司令也认为智取这个方向好,便也伸着头问三郎。
三郎散摆着双手,耸了耸肩无奈地说:“我只是这样提,但我目前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
大家把伸出的头缩了回来,一个个又都按照智取的方向动起了脑筋。
“哎,有了。我倒听那个死了的李大户说过,龙山游击队最早贡献武装支持抗日的是柳村大地主柳田这糟老头子。”中野这样提示到。
“对,就是他,先后贡献枪支人员二百多,带头支持他儿子柳明抗日,听说还在战场上拿出钢洋支持那些八路军上战场打我们,所以那些土八路一个个跟吃了豹子胆似的,连命都不要了,愣着个头迎着枪弹打我们。”野郎接过中野大队长的话附和着说。
“现在,在沙河镇负责指挥的还是大财主柳田的儿子柳明,听说都当了龙山游击队的副政委了,这小子别看平时文文静静的,打起仗来可恶了,就像那拼命三郎。”伪警备队长王储也这样恭维中野、野郎这两位大队长说。
“我有那么拼命吗?”那个常被山本司令唤作三郎的高参有点诙谐地这样打趣说。
大家看了看他,都又高声地笑了起来,但这个智取的点子还是没有人拿出来。
“我看就在柳明和柳田这爷儿俩身上下功夫。”司令山本总结了大家的发言,从沙哑的嗓眼里挤出这么一句话。
在柳家爷们身上怎样下功夫?
司令山本让大家都回去后仔细地动动脑子,明早出操后再在司令部继续商议,自己说完便走出了司令部,向西门里牌楼街方向走去。

 
声 明:以上作品均由作者自主上传,不代表现在网的观点或立场。感谢作者授权发布,请大家共同保护作者权益,拒绝盗版。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