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在线阅读  
三十

西门里,牌楼街。
杨菲的小洋楼里,佳人独自在阁楼的阳台上站着,静静的目不斜视望着远方,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在等待着什么呢?杨菲自己好像也弄不太清楚。等大户吧,大户已在那天回老家了,走好长一段时间了,兵荒马乱的也不能像往常那样,成天跟走马灯似的,那样既不方便也不安全,听说这一段战事又紧。
其实杨菲也没有听谁说,只不过偶尔听山本司令到这儿来说一说,山本只是浮皮潦草地流露那么一点点,他已不想多说,杨菲也不想多问,只不过偶尔问问大户的情况,山本只是说他回去执行任务去了,恐怕得一段时间回来。这一段时间有多长,杨菲也不知道,反正这阵子没见过他的影子,下一步还要多长时间,她是更不知道了。
是不是杨菲有点寂寞难耐了呢?这一点她并不缺乏,山本司令照顾得好着呢。这一段因战事紧张,山本虽然来得稀少些,但解解渴还是没问题的,有时一泡就是一天一夜,那司令跟个大狗熊一样,睡在那儿不起,浑身的没精神。杨菲知道那是肯定又打了败仗,让八路给打蔫吧了。
听山本司令说,大户执行任务去了,是执行谁的任务?是执行日本人的任务?那不成了汉奸了吗?汉奸这名称可不好听,那可是卖国贼!那大户成了汉奸、卖国贼,那她杨菲是什么呢?那不成了卖国贼的家属了吗?成了卖国贼的老婆了吗?那么难听,跟个秦桧的老婆差不多。
你没听说在杭州西湖有个秦桧老婆的像,那两个奶子都让世人给摸得光溜溜的滑,多难看。想到这,杨菲感觉不自在起来,浑身好像哪儿都不舒服。自古还商女不做亡国奴来,何况现在已是全民抗日的中国呢?
前段听李大户说,他在来县城之前已参加抗日了,儿子李河当了八路军游击队的中队长,跟着那个叫柳明的同学一块干。听大户说,那个叫柳明的八路军军官在沙河镇很有名气,他比李河参加得早,在游击队里说话可管用了,司令、政委都很听他的。
还听说柳明的父亲在当地是个很有名望的人物,当然听大户说,和他李家的门户差不多,都是个大户人家。只不过他支持抗日,儿子参加游击队早,成了龙山一带的功臣,在沙河镇、龙山一带可风光了。
听大户的那些话,大户的李家对柳家还有十二分的不满意,是面和心不和,有一种嫉妒的感觉。
对于这些,杨菲全然不问,她只顾在这儿给大户养孩子,过着她安逸的楼上小姐生活,能保证她吃喝享受就行,管他什么柳家、李家的那些鸟事。所以,有时她也是在意不在意的听大户那些闲扯淡。
不过,杨菲再不在意,她也听出大户有个女儿在县城师范上学,现在也有十六七的样子吧,还有柳家的千金也在师范就读,大概都是这么大的年龄,大户进城来每次都到学校去看看他的闺女。
闺女叫什么来着,叫李倩,名字怪好听的,人肯定也长得很俊。那柳家的姑娘叫柳瑶,听那名字,真个就像那杨柳细腰的淑女在眼前浮现一般。可这两个闺女,尤其李倩常听大户念叨,就是无缘相见,所以在大户这一段不在的时候,杨菲就常念叨她们,尤其那也该算她女儿的李倩。
有时杨菲这样念叨着,那个叫宝宝的儿子也能听明白点什么,便鹅着个头问:“妈妈,你嘴里老是念咕吗,什么李倩李倩的,那李倩是谁呀?妈妈。”
杨菲听了宝宝的问话,知道这孩子有些记事了,就不想多说什么,后来宝宝常这样问妈妈,她不能不说了,就只好这样说:“听你老爸讲,在县城学校有你一个小姐姐,叫李倩。”
“那我姐姐为什么不来看我们呢?她不想我小宝吗?”宝宝天真地问着,睁着一双无邪的眼睛。
“现在外边兵荒马乱的,姐姐不敢出来,出来怕日本人杀人。”妈妈搂着宝宝不想让他多问。
可宝宝偏偏又想多问,说:“妈,哪是日本人?不能把日本人杀了吗?那我姐姐就可来看小宝了。”
“嘘,别吱声,日本司令来了,快快睡觉去。”宝宝听话地离开了妈妈,跑到自己的小屋睡觉去了,在床上他还迷迷澄澄地喊着姐姐呢。

山本从司令部出来,哪儿没去,虽到西门里,虽到牌楼街,那儿可以玩的去处很多,有金利源、富人泉、聚仙阁、红酒楼、仙家蓬、赛江南等,可他今天无心光顾,虽然那儿的歌女很会侍奉人,虽然这些酒楼都巴望着他去,都捡最漂亮的小姐往他怀里送,他还一块钢洋都不用花,还好酒好烟好菜好妞地侍候着,让他玩个痛快,让他潇洒个够,让他销魂个透。
别的是瞎话,反正自山本到这个县城当司令以来,光大酒店歌楼他也去了几十个,光歌女小姐也得让他玩了上百,像杨菲那样长得水灵的美女也得有一二十,长期让他霸着,这么长时间在峰城,他是真的“潇洒”了个够。
因此,山本想,在中国做官该多好,中国有这么多的美女,又有这么多的金银财宝,不像日本地盘又那么小,人口也比中国少得多,当然也有不少的美女,但比中国来说,那少得老鼻子了,一个个还“吱吱哇哇”地不让招,一招还净事。
在中国多好,不要做多大的官,当个县长就行,在这个地盘上他说了就算,县长的话就是老天,山珍海味任你吃,五粮茅台随便喝,身边美女抱又搂,金窝银窝玉满楼。这在日本目前还不行,所以,大日本皇军到处摆战场,这样也好,打下了地盘,这些都能实现,让日本爷们多几个县长,多一些享受。
基于这些想法,山本又加快了去牌楼街的速度,虽然这儿一切都很好,但他今天,这两天已没这个心思了,也是为了他以后更有心思,更有权利,更有条件,更能够长久地在这玩,他必须先忍一忍,必须先管住那个老二,不然将要误了他的大事。
山本仍旧往牌楼街深处走,在那个最深处、最僻静的地方,很熟悉地将门打开,抬腿便进了去。这儿不是别的地方,是他经常取乐的地方——杨菲的小洋楼。
今天找杨菲,山本并没有多少要和她取乐的事情,但也不乏这些男欢女爱的趣事,不然他来找杨菲干嘛?如果没有了这些事,那他和杨菲间还有什么事呢?所以,山本这次来,虽然心思不在这上面,但例行公事也得要这样做。
按说,山本也有一个多星期没到这儿来了,虽然这两天他大门不出、二门不到的,但在家里也没闲着,惠子常陪着他,倒给他解了不少愁,去了不少闷,但都没能解决他的心病。
山本的心病很重,这是关乎他政治前途的问题,关乎他能否当住这个“县长”的问题,关乎他能否在此长期吃喝玩乐的问题。过段时间,总司令就要到鲁南苏北这儿来视察了,能否有一个安定的治安局面,能否扼制住八路军游击队不出来闹事出乱子,或者能把龙山游击队给封住,最好将其歼灭掉,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但这样的办法,至今都没有,整个司令部都没有人能拿得出来,连警备大队都参与了,还是没人能拿出来,山本司令正急得要命呢?
上杨菲这儿就能有好的办法了?山本也是没有这个信心。再说杨菲这女子,只谈烟花韵事,从不谈政事军事天下事,她只是成天吸烟喝酒消愁解闷取乐哄孩子,真的如超凡脱俗一般,自娱其乐,乐融淘淘。山本到这儿来,一是想静一静,想去掉那么多的烦躁,想集中思考一下,想沾一下杨菲那静静的气氛。
另外,到杨菲这儿,关键想了解一下李大户那儿,还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杨菲毕竟和李大户生活了三四年,再不说再不问也得知道一些事情,而且那李大户又不是一般的人物。在沙河镇,在龙山内外,甚至在峰县城也是个数得着的大户,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影响人物。尤其那些大户,那些豪绅大户的事情,杨菲那儿多少是要知道些的,起码要比他们这些司令部的人掌握了解得多。
所以,司令部一散会,山本便急慌慌地向牌楼街这儿来,向杨菲的小洋楼这儿来,来会一会他的这一可爱的美人,更重要的是想通过她知道他想要的东西。如果真的那样的话,那他今后将更加珍爱他的这个小尤物了。
山本真的想在杨菲身上找到点什么,是真的……

确切地说,这一段时间,也就是自从李大户“光荣”在抢粮之战,山本真的独杠单当起杨菲男人的义务来了。要说过去和杨菲有那么一腿,虽然成天霸着杨菲,不让别人碰,即使杨菲的男人李大户那两天这么那么地碰了他的爱妾,山本也没有放松,也是抓了个紧补了过来。好在这个情敌只当了那么个短暂的时间,没几天就给他出力卖命光荣在沙场。
应当说,李大户的“光荣”是纯粹为了他山本,要是在大日本,山本准要报请国家给他报个光荣的志士,享受一下中国英雄那样的光荣待遇。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家伙,能落个英雄这个名垂千古的美誉,那是再荣耀不过的事了。
可李大户不能,他不是日本人,他是中国人,日本人的光荣册上是不会有他名字的。他虽是中国人,可他又是叛徒卖国贼,他没有给中国人出力,所以中国人的光荣册上更不会有他名字的!
但李大户的名字总还是要留下的,而且还是要记入历史的,不过记载他们的地方不是光荣册,而是耻辱柱。比如,某年某月某日某某某,在某一场战斗中因出卖革命当了汉奸,成了人们的叛徒,成了汉奸卖国贼,这些肯定是要记录在册的,让他的名字遗臭万年,像秦桧。不过李大户的名气是小了点,虽然是汉奸,可还捞不着秦桧那样的坏名气,但在峰县一带也算个怪有名气的大汉奸了。
李大户成了大汉奸,没成大英雄,反正英雄也好,汉奸也好,他是为他山本出力卖命的,那杨菲该怎样的照顾呢?还有他们的那个宝宝?作为朋友的山本,作为日军司令的山本,与公与私他都有责任担当得起这个义务,更何况他和杨菲不是一般的关系,那关系还是真的不一般。
原先,司令山本只是寻欢作乐,一高兴就找杨菲取取乐,一些积愤难解时,也常来找杨菲发泄,完事后就是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这样时间长了,无论苦也好,乐也好,或是苦乐相伴也好,杨菲都能给他带来快乐。
他觉得这个女人太好了,这个弱女子太温柔了,这个美女太善良了,这个尤物太漂亮了,久而久之便产生了感情,真的产生了感情,就像他那司令部室内的惠子,那双眼睛,那美的身姿,那让他愉快的每一个娴熟的动作,真像他的富士山,像他那富士山下的女人。
所以,山本每一次到这儿来,他就特别的高兴,特别的有精神。甚至每一次到这里之后,回去都有一次重大战斗,就像中国的一些县长,每玩完一个美女,或每每和他的情人幽会回去之后,或是和那些姘妇艳女边痛快边潇洒边又作出些这样那样的决策,或做出一些重大的事情来,那肯定得有一些人遭殃,肯定得有一些人遭罪。
因为古时就有人这样讲,和女人干完那事后,是不能再去做什么事情的,尤其更不能做生意,那样生意实做实赊。因为女人是好东西,据说女人也最晦气,尤其女人那最隐私的东西,对男人做事不利。
你甭说,回过头来看,还真的有点道理,无怪乎他这么一段时间打仗老是不利,是不是与那事有关。看来杨菲这女人虽好,还是不能随便用,起码不能这样放开用。要用也得要节制些,选个吉日良辰,或良辰吉日什么的,这样或许对战事能不影响,或许会有些帮助的。
山本这样一路地给自己自嘲道,最后还是动了恻隐之心,无论什么情况做完这次再说,下次再选个吉日,自来了就不能白来一趟,不然杨菲会有感觉的。那李大户已走了这么长时间了,他山本也是拉起十天半月的不知来这么一趟,怎么来了就走,那杨菲怎么能受得了。
才是如花似玉的好年华,虽然快到三十岁的人了,可成天这样悠闲自在地生活着,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要不是身边有个小宝宝跟着,说是个大姑娘准没人怀疑。
山本这样的思考着,就上了杨菲的楼梯。他一上楼梯,站在阳台上的杨菲便看见了,随让宝宝回房睡觉去,这是多天来养成的习惯。这样做,一是恐怕那些风月事在宝宝的心中留下不好的影响,再个也是为了保护宝宝,怕宝宝一闹哄,司令一生气,把宝宝给害了,山本原来是有过这一歹心的。所以,只要山本一来,她都要让宝宝离开她,让他去睡觉,或在屋里独自玩耍不出来。
宝宝还是个很听话的孩子,其实宝宝对她妈妈和那个大狗熊的那些事真得不懂,真的不知是干什么的,但他害怕山本,看山本那一脸横肉就有点害怕。所以,即使妈妈不说,小宝宝一看大狗熊上来就想躲,妈妈这么一说,他反而跑得更快了,他根本不想见这家伙。在宝宝的幼小心灵里,感觉这人是坏家伙,是坏蛋的样子,他不明白妈妈怎么和这个坏蛋坏家伙在一起,他常这样愣愣地看妈妈,但就是看不懂,看不明白。
宝宝还小,到大以后就明白了;但宝宝成了大宝宝了,到底明白了没有;又成了老宝宝了,恐怕还有些不明白。不是曾有人这样鼓惑过吗,要是现在中国还是日本人占领的话,那中国不早就像日本那样富强了吗?这是什么混蛋逻辑!真是厚颜无耻!那国还是中国吗?!
可我们的宝宝并没有那么浑,他那么小就有了感觉,虽自己不明白,但凭感觉就知道山本是个大坏蛋。坏蛋是带样的,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连三岁多的孩子都能看出来,是怎么装也装不像的。无论是巧舌如簧怎样怎样的胡吹海嗙,无论是怎样的乔装掩饰没了好歹的给自己贴金,但坏蛋终究是坏蛋,用不多久就会臭得没人味了。

 
声 明:以上作品均由作者自主上传,不代表现在网的观点或立场。感谢作者授权发布,请大家共同保护作者权益,拒绝盗版。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