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在线阅读  
三十一
杨菲站在阳台上,看着山本开门上楼梯,便打开窗户扬了下手。
杨菲虽然站在阳台上已等了多时,说内心的,她等的是大户,不是山本。但大户没有来,这该死的已是两个月没有来了,也许让那炸弹给炸死了;但她想,大户就是死也会上她这里来一趟的,不是人就是鬼也该到她这里来一趟,不然咋的那样狠心呢!
现在,等的大户没有来,未等的山本到来了,真个是应了那句话: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倒来了。但不管是该来的还是不该来的,来的都是客,都是与她染指很深的常客。别人怎么没来呢?所以,不要烦,不要躁,来的自有来的道理,更何况这一段山本还来得稀少些。
那山本司令虽然来得稀少些,但每次来后都很卖力,而且每次走后都留下一大把一大把的钢洋。山本说,大户在山里出出进进的不方便,城外战事又乱,进城出山实在不便利,这些银两在他司令部里都是小意思,让杨菲尽管带着宝宝好好过日子,不要愁钱的事,这也是他对杨菲好会子的一片心意。
这样,每次杨菲都要拒绝,但每次都没拒绝掉,后来看大户这老家伙真的这么长时间没来了,都快俩月了,往后也就不再拒绝了,给多少就要多少,也真的成了一家人过日子一样,山本也真的好像成了这个小家的主男。
其实,这也是山本尽的一些心意,也是他应尽的一些义务。他知道大户是为他而死的,是为日本国而死的,他对杨菲又这么好,杨菲又对他山本这么好,现在大户成“地下工作者”了,杨菲断了银两,这娘俩的责任他山本当然是要负起来的。
山本想,日本人怎么了,当日军司令又怎么了,都是人吗,何况还又建立了这么深厚的感情,人家对他又这么好,这俩钱是应该的,再说还能拿得起,在司令部里不就是小菜一碟吗?
山本这样想着,刚上了杨菲的楼梯,就听到了杨菲那发嗲的嗓音:“司令,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呢?”
那声音像莺语,像燕喃,真真的是那样好听,听后是那样的舒服,山本便“噔噔噔”几个快步上了楼,到了阳台,那些积郁多日的苦闷便荡然无存了。一伸手,柔情似水的菲儿便拥入了他这宽厚的怀报。
山本这样拥着杨菲进了卧室,他也没来得及问宝宝干什么去了,便同杨菲滚到了卧室的大床上。杨菲迷着一双让人销魂的眼睛,上下看着山本说:“司令,这几天怎么地有点瘦了,气色不怎么好呢?”
“真的有些瘦了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山本说。
“你是感觉不到的,我这么多天没见到你,今天搭眼一看就看出来了,起码得掉十斤肉。”
“有那么厉害吗?”
“你不信吧,一会你上我身上就知道啦,我一挺就能知道你赊多少斤。”杨菲这样和山本开心打趣地说着。
山本听了杨菲的逗话,内心里特别的甜蜜,这女人真好,到中国来,到峰县城来,是真的没白来一趟,有这么个女人伺候,你可真是七辈子烧高香了,就是死在中国也值了。
“司令呀,你在想什么,怎么这东西不那个呢?”杨菲摆弄着,任凭杨菲怎么的勾引挑逗,就是发动不起来。
“它累了。” 山本无奈地说。
“你都这么长时间没来了,它是怎么给累的? 是不是你的那个千岛惠子给累的? 惠子也太不像话,怎么能把司令给累成这样呢? 那累成这样, 司令怎样去打仗啊? 那打起仗来,司令还能有精神吗? 不失败那才怪呢! ” 杨菲这样嘟囔着, 埋怨起惠子来。
其实是与惠子有关的,昨晚司令又把惠子当作了富士山的女人那般这般地畅快了一夜,是有些疲惫了。山本也是个人呀,又不是机器人,不知道累。再说,这一段心事又大,这还是个关键问题。所以,山本说:“不是惠子的事,主要还有其他的事。”
“其他的是什么事……”杨菲似乎觉得问多了,就到此为止,不在多问了,只是用双手不停地搓弄那东西,把那东西翻过来掉过去的摆弄着,但她底下的那地方却痒痒得要命,渴得要命,她就把山本的一只手拿了过来,让司令学她这样不停地磨蹭着。
哎,你别说,杨菲这一招还真灵,山本一只手在菲儿的下边抠着摸着,那他的下身便活泛了起来。
杨菲一见山本这个光景,更来了精神,他唯恐司令老二立马消了似地,便没等山本翻身,就一个鱼跃,“噗”地一声,已稳稳地跨在了山本的身上……
就这样,杨菲在山本的身上美美地骑了一会,当然她的两只手没有闲着,她高兴地一个劲地搓揉着山本的胸毛,磨蹭着山本的浓浓的胡须,不觉间她发现山本流泪了,那泪已流湿了枕巾。杨菲这会只顾自己痛快高兴了,没有注意山本的表情。
“司令,你怎么流泪了?”杨菲跨坐山本的身上问。
“我流泪了吗?我怎么不知道。那不是泪,那是激动的泪花。我刚才看着你那个高兴劲,我一激动就流下了眼泪。我这人一激动,就会流泪的。”山本这样说着,想掩饰住他那内心的苦楚。
其实,在杨菲去骑他身上的一霎那间,也是在他最激动的一霎那间,他觉得杨菲这女子太好了,可这样的好女子他以后就不能常光顾这儿了,他必须得把战事摆平,不然他这个司令恐怕要保不住了,像杨菲这样漂亮的女子,他也就无法享受了。所以,在他刚才激动的一刹那,便也流出痛苦的眼泪。
“司令,我看你不是激动的样子,我看你好像有什么心事,你的眼圈怎么那样黑,你的眼袋怎么那样重,好像多长时间没有休息好的样子。”
真的让杨菲给猜中了,看来,对他这么好的女人是不应该再隐瞒她了。因此,山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那感情的闸门,便“呜呜呜”地在杨菲面前哭了起来。那声音先是不大的,后又大声起来,声大得跟个牤牛样,哭得个一塌糊涂,哭得个痛痛快快,哭得个淋漓尽致 。
杨菲明白了,山本这段净打败仗,现在日子不好过。那总司令来了准找他的事,说不定还要拿他是问呢。那八路可真厉害,那游击队可真了不起,大户不是说过吗,他也参加了抗日,他的儿子那个李河也带着队伍参加了八路抗日,还有他的儿子的那个同学,柳什么来的,也当了游击队的大官,抗日可英雄了。听说里边还有不少女八路,有个叫文妮陆什么的,也当了大官,带着一起女八路打日本,一个个带着枪可带劲啦!
这一段,大户没有来,是不是他带着八路打日本打了那么多胜仗,没有时间来看她,或许他因为抗日不敢进城来,怕山本这些日本人要他的命。要是真的那样就好了,不到城里来不来就是了,我们娘俩怎么都能过,只要你大户干正事,我杨菲再大的苦都能受,再大的屈辱也能忍受!
但在平时和大户的拉呱中,杨菲也隐隐约约地感到,大户对抗日并不怎么感兴趣。抗日他好像是没办法的事情,那武装他也是不大情愿交给八路,是他的儿子李河硬逼着他给交出来的。他平时还不断地骂着柳明柳田什么的,说这爷俩出风头,极不早地把队伍拉到了山里,给八路出了不少力,成了龙山的英雄风流人物,显得他李家爷们怪难看,没办法了才出来抗日,只是做做样子给大家看看,要是真的受洋罪,他李大户才不愿当那个傻种呢。
听李大户说,他的闺女李倩和柳田的姑娘柳瑶,在师范里也闹腾开了,说也参加了校里的抗日活动,还跟着老师和城里的青年举着个小旗在大街上举行游行示威,高呼着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将小日本赶出中国去”等等。
那次李大户来时,他还上师范去了一趟,将个闺女李倩说了一顿,同时当真不当假地代表柳家将柳瑶也数落了一顿,心虽是好意,可这思想缺太落后了,这两个姑娘表面虽然“哼哼”地答应着,可内心里不服,根本不听。
大户走后她们照样跟着学校闹哄,说要参加县里组织的战地服务团,一部分将要拉到老山里去,还有一部分将要开到龙山套龙山游击队那里去。这样,扩充这两块大小根据地的力量,多一些知识分子的队伍,提高八路军的军事素养,壮大游击队的文化新军,为八路队伍军政素质的提高,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听说,现在学校正在积极筹备和组织,为此,杨菲也曾动过心,真想走进这一火热的战斗生活中去,哪怕就是负伤牺牲了也光荣。可身边又有这个宝宝,这个没人问的孩子还没有长大,再说她这个样子,部队是否能要她,能让她这样的风尘女子进军营吗?她心里没有底。
再一个,杨菲能否受得了那份苦,她心里也没有数。听说当八路拉游击怪苦的,白天趴山沟,夜间走山路,怪吓人的,时时刻刻准备着掉脑袋。现在还是先照顾着宝宝吧,等宝宝长大了再说吧,到那时说不定日本人也赶跑了。如果真的那样,更好,过着太平的日子,更舒心。
杨菲平时这样想着,想着大户抗日不抗日的事,想着城里小宝的姐姐。她觉得瞅个时间得见宝宝的姐姐一面,宝宝总是她异母同父的弟弟呀,他们的血总是相融的,总是李家的骨脉呀!杨菲这样想着,就有点真的想见这个不是亲生的闺女李倩。
在城里能有这么个大的闺女在身边也不错,可不知人家认她不认她。杨菲这样想着,傻傻的这样想着,倒时候认不认就由不得他们了,那是大户说了算;就连那个比她小不几岁的李河,别看是八路军游击队的什么大官,到时候照样站在面前管她叫妈,照样是宝宝的大哥哥,亲哥哥。
想到这,杨菲真的想让大户快些过来,过来后她好缠着他去认闺女和儿子,好名正言顺地做李家的小姨太。孩子都三四岁了,还是个公子,扶个正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吧,大户再难总也能办了这事。杨菲这样想着,还真的怪想大户的,就自然不自然的问山本:
“司令,那李大户死哪去了?你不是说执行任务去了吗?执行什么任务?怎么这么长时间没动静呢?”杨菲看着那一眼睁又一眼哈的山本,一连串问了这么多,直问的山本一愣一愣的,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啊,司令你怎么不说话?那大户到底干什么去了?不是从你那儿走的吗?”杨菲这样催促着山本问。
“噢,大户说回去给我们办点事情,可回去了,事也没见他办成,人也不见了影,我还正在找他呢!他成天守在八路窝里,怪保险的,也不过来问问你的事。”山本嘴一张,两片厚嘴唇这么一翻,竟说出了这么一通话,连他自己也都感到很吃惊。
“就是呢,这个死东西,真是个没良心的,把俺娘们撂在这儿不问了,幸亏有司令照顾,不然俺成天得喝西北风。”杨菲似埋怨又似感激地这样说着。
“城里大户还有什么人吗?是不是可以打听打听他的下落?”山本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这是他想要了解的东西。
“大户在城里也有不少关系,只不过我不太清楚,我平时也不问他的一些事情。不过,我倒听他平时跟我念叨过,他有个闺女在师范学校上学。”杨菲没有什么介意,她这样念咕着向司令说。
“那闺女叫什么名字?”山本问。
“听说叫李倩,都十六七了,我没见过。”杨菲说。
对于李倩,这个大户的闺女山本并不怎么感兴趣,因为她毕竟是李大户的闺女,他爹都这么个样,闺女恐怕也进步不到哪里去。山本这样想着,便有点漫不经心地问杨菲:“他常看李倩吗?”
“常看。还带捎看一下柳家的姑娘柳瑶,她是李倩的同学。”杨菲这样拖泥带水地说着。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山本突然向马蜂蛰了一样,顿时来了精神,“忽”地坐了起来,两眼瞪得跟牛蛋样问杨菲:
“那柳瑶是不是柳明的妹妹?!”山本好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般脱口惊叫道。
“是柳明的妹妹,你可不要打她的主意啊,她哥你知道吗,就是那个八路的大官——龙山游击队的副政委!可厉害呢!”杨菲这样嘿唬山本说。
“柳明我怎么能不知道,我都跟他干了好几仗了,这小子杀了我不少的弟兄,早晚我会找他算账的!”山本这样说着,牙齿咬的“咯嘣嘣”响,便一欠身下了床沿,穿起衣服就要走。
杨菲问:“天这么晚了,司令上哪去?”
山本说:“司令部还有急事需要我去处理,我就不陪小妹妹了,妹妹请自个休息吧,过几天我再来看你。”山本这样说着,便“噔噔噔”下楼了。
杨菲没有下床,躺在那儿静静地想着,感觉山本今天来得有些出奇,先是那样地没情绪,看来他不是专为那事而来的,他是有着别的心事和想法。
那他到她这儿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杨菲百思不得其解,双手便烦躁地放在了头底枕着。这时,外胳膊肘碰着了枕边的帷帐,帷帐动了一下,帷帐上垂着的帐钩摇晃了几下,在灯光的映照下摇来摇去,摇了好长一阵子,似乎将杨菲的眼睛都摇晕了。
此时,杨菲看着那摇来摇去的帐钩“忽”地坐起,想起了刚才说得话:“柳瑶?对,是说到柳瑶,说到柳瑶是柳田的闺女——柳明的妹妹时,山本才‘一骨碌’来了精神,说有急事要回去的。看来山本是想从她杨菲的身上得到些什么,这回他心满意足了,而柳瑶可能就要遭殃了,或许连李倩都要遭殃。
“这该死的山本,看他能弄出什么花样来,要是他真的做出对不住人的事情来,就甭说我姓杨的这女人不讲究!”杨菲这样想着,手便伸进了枕头底下。
杨菲的枕头底下,是一把坤式女用手枪,不是别人给的,正是山本送她的,说是等他不在城里时以防不测,专留给她杨菲防身用的。杨菲边摸着手枪边这样想:“哼,你山本要是因我真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就甭说我杨菲不歹毒!自古道,‘最狠莫过女人心’,别看我平时对你这么温柔,要真惹恼了我,老娘我拼老命也要把你狗日的送老鳖窝去,先要了你的小命再说!”
杨菲这样愤愤地想着,便把小手枪又摸了摸,又对着瓦蓝瓦蓝的枪口吹了吹,枪口发出好听的声响。她拿起来用眼睛瞄了一会子,又翻过来翻过去地看了看,玉手又擦拭了两下,便又放到里边那个枕头下边枕着睡觉去了。
杨菲的这一觉,睡得很香,连小宝宝在身边睡着了她都不知道。娘儿俩就这样一搂头睡着了,睡得是那样地香,那样地甜……
 
声 明:以上作品均由作者自主上传,不代表现在网的观点或立场。感谢作者授权发布,请大家共同保护作者权益,拒绝盗版。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