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在线阅读  
三十二

日军司令部里,几个鬼影在灯光下晃动。
山本回到了司令部,立即将中野和三个高参叫来,几个人在块儿密谋了一下,一条诡计出现了。
第天早晨一大早,由中野和警备大队长王储带领日军一个大队和警备大队,将峰县师范围了个水泄不通。不到一会功夫,李倩和柳瑶两个学生被从学校押出来了,理由是煽动学生罢课游行抗日,有共党嫌疑,需交司令部审讯。
师范从校长到教员,都出面进行调停交涉,但一点用处也没有。中野说:“山本司令要我们带人,我们必须把这两名共党嫌疑分子带到司令部,有什么话可到司令部去说。”
校长一看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便只好退一步,让这些日军将两位女生给带走了,想到司令部后再和日军司令具体调停放人事宜。
到了日军司令部,山本也没有怎么对这两位学生下什么毒手,只是例行公事的将这两个女生严厉地训问了一下,便要他们让家里来司令部保人。
校长出面了,到司令部保人,司令不同意,说非得要他们家里人来保。校长没有办法,只好向两位学生家长那儿报信,让柳家和李家来家长带钱到司令部保人。
让家长来保人,这是山本、中野几个人阴谋诡计,也是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李倩的家里没有什么大人了,一个老爹已给日军卖命让他当八路的哥给枪毙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山本心里比谁都清楚。他这次抓李倩只不过是个陪衬,这样比单抓柳瑶好看一些,也好迷惑八路军游击队的视线,不然那柳瑶能那么好糊弄吗?所以,抓柳瑶,也必须抓李倩,这样埋伏得更深一些。
保柳瑶,柳明当然不会来,他要来,那不是自投罗网了吗?当然,来了更好,能空手抓住一个龙山游击队的副政委,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贡献呀,总司令肯定是要嘉奖的,可那是白日做梦,连想都不敢想。
所以,保柳瑶,柳家只有柳田这老头子来,这老家伙可是当地的头面人物,按八路的说法叫什么开明士绅,他可为共党八路做了大贡献。人家按说是对的,人就是为了国家,人就是为了民族,人家是为了抗击外敌侵略。
山本虽然对这些能想得通,实际也能讲得通,但他还是不能原谅这老头,认为这老头对抗日贡献太大了,他也太一心为国了。为了抗日,他连儿子也不要了,家里武装也不要了,家里的一切财物也不要了。听说在他山本领着偷袭沙河镇的那场酷战中,老家伙还亲自持枪上阵,花了好几千块钢洋在前面叫阵呢。
所以,皇军才败得这么惨!
所以,八路军才那么英勇!
所以,几次战斗都未能攻进龙山沙河镇!
这一段的战斗与这个老东西有关!
这一段的战斗与这个老东西的儿子柳明有关!
这一段的战斗也与这不要命的爷俩带头指挥更有关!
所以,如果这次来保她闺女柳瑶的果真是柳田来的话,那这下面的戏就大了,我山本就能在龙山在峰县这个地盘上占主动权,那谈判的砝码就大了,说不定我不费一枪一炮,就可轻取沙河镇,就能逼近龙山套,或轻而易举地赶走或消灭这支八路军游击队。
山本这样计划着,不禁心中露出一种狰狞的快慰。他想,这杨菲还真好,还真管用,还真的他妈的不一般。他想在杨菲身上得到点什么,他就能得到什么。就那么几个小时,就那么几句温存的话语,就那么几个妩媚的动作,就那么一点点的假象,就把她的心扉给启动了,而且敞开心扉地给他叙述,使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这么大的线索,就得到这么有价值的东西,这太好了,这太美妙了,下一步我还得好好去照顾她,说不定以后在她身上还能得到什么更好的线索呢。
山本这样美滋滋地想着,坐在司令部里单等柳家老爷——柳田的到来。

此时的柳家大院,真的像乱营一般。
自从收到山本让学校送来的信后,老爷柳田真是百爪挠心,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柳明的母亲一听闺女被日军关到县城司令部去了,一天到晚的是嚎啕大哭,哭得哑喉咙破嗓,有几次都昏厥过去,好多人摁着在院里搉来搉去的,才勉强保住了性命。
柳明从沙河镇带着卫队回到家,也只能是咬牙切齿、跺着脚骂小日本,骂山本熊孬种,在战场上打不过,使出这一毒招来。柳明心里明白,这是山本使出的花招,戏怎么个演法,还在后头呢!要人出面去保,只是一种形式,关键是想做龙山游击队这个大文章。
不去保人吧,妹妹已在敌人的手中,弄不好就要受委屈,她们都还是个孩子,成天娇生惯养的,山本要是使出个什么毒招,怕把她们吓坏了。妹妹是得要保,李倩也得需要保。现在李倩家里连个保人也没有了,她父亲李大户已成了叛徒,被他哥李河在阵地上给打死了,李河又身负重伤,现在龙山套养伤,家里只剩下三个寡妇娘们,哪个是出头的人呢?
柳明想,他自个儿去保比较合适,他是柳瑶的亲哥哥,去了不带些银两也管用,可他现在是八路军的一个指挥官,身份变了,到那去恐怕就要落入贼寇的魔爪之中,那是山本求之不得的事情。再说他去了这边游击队的事情怎么弄,文政委进山前是专门安排好了的,这一段山前这支队伍由他负责指挥,责任重大,他不能丢下部队不管,而只身去保自己的妹妹吧。
但妹妹是要保的,他就这么一个妹妹,这一阵子他光顾拉队伍抗日了,没有来得及照顾妹妹,现在妹妹又出了这么个事,他内心里感觉有愧,感觉有好多地方对不住他这个可爱的妹妹,他这个当哥哥的是有些不够格啦。
妹妹是要保的,而且还得要尽快保,否则夜长梦多,出了意想不到的事,那就不好办了。现在离保人的期限就只有两天了,必须尽快采取措施。有什么好的办法呢?柳明怎么也没想出个好的办法来。
“明儿,还是我去吧,我多带些钱,我想那个山本会给我面子的。”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柳明的身边这样对柳明说。
柳明也曾考虑过,父亲去相对比较合适些,可父亲又这么大年纪,再加上这年把他抗日比较坚决,作出的贡献比较大,那山本得到他后,肯定也不会轻饶他的,那肯定会要付出代价的。
“爹,你过去后怕山本不会放过你的。”柳明真的有些不放心。
“到那再说吧,只要能把你妹妹和李倩放出来,我在那呆段时间没什么。”父亲似乎也考虑到这个问题,倒有点平平静静地这样说着。
“我担心你到那之后,怕……”柳明话未说完,父亲柳田截过儿子的话说:“怕啥,他山本再恶还能把我这把老骨头怎样?”柳田有些不服气地这样愤愤地说着。   
柳田在当地是个有影响的人物,连县长也都要尊他三分的,他自认为山本也不会把他怎么样,顶多多讹他两个钱,但他没想到他已是个八路军的要人了,儿子柳明更是游击队的要员,山本看重的是他爷俩的这一方面,他是要想法在这方面做点文章的。
这一方面,柳明是明白的,但只有父亲去,再也没有比父亲更合适的人了。但父亲这一去,肯定凶多吉少,他柳明得要有一定的思想准备。想到这,柳明提醒父亲说:“爹爹呀,再大的苦,再大的难,你都要挺住,我会想办法救出您老人家的。”
“明儿呀,你不要担心我,只要你妹妹能出来,我在那儿无论什么情况都能挺得住。但你们不要顾虑我,你们部队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千万不要让咱们的部队吃亏。”
老爷子柳田关切地拍了拍儿子柳明的肩膀:“不要莽撞义气行事,要和政委、司令多商量、多汇报,看准了再干!不然,那山本狡猾狡猾的,别让我们的部队吃了什么大亏。”  
柳明答应着,便离开了父亲,父亲柳田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准备第天一早就带着几个随从到县城去,去会会那个日军司令山本,把女儿柳瑶和李倩先保出来再说。

柳田这老人也真够倔犟的,他自认为自己是沙河镇的人头,在龙山区没有不知道他的为人的,就是在整个峰县城,他柳家也是数得着的人物。
他是有着一批地主武装,可那都是看家护院用的,凭良心说,他柳田并没因自己有钱有势有枪兵,而去有恃无恐地胡作非为,他连一件亏心事丧良心的事都没干过。不过,细追究起来,他手下也有人命,而且还有好几条人命,那不是国内的,那是日本的,要打官司也得打国际官司。
谁让他们跑人家里扼人来的?谁让他们提着枪炮到处乱打人来的? 柳田当时就打死了三个,还有一名日本军官,那官看样也不大,顶多是个小队长什么的,手里倒举着个东洋刀,还有两个持枪的鬼子。就是在那场战斗中,他用手枪一气葬了三个日军,那可真够过瘾的。
现在他要到县城日军司令部去了,反正到那别想利索了,这是明眼的事,他柳田也不糊涂。只要能把闺女瑶儿和倩儿救出来,他这把老骨头就不怕了,反正有三个日本鬼子的命抵着,就是有个什么万一也值了 。
老人已经想好了,到那多给些银两,把两个闺女保出来后,就可以沉住气给小日本泡沽。他要命有一条,就这把老骨头,随便怎么摆布处置都行;要钱也行,要他个十顷八顷地的钱也不在乎,反正这地是中国的,要钱也得在中国花,要地也得在中国种。
我们有的是队伍,说不准哪天一使劲,龙山游击队就把这些鳖窝给掀了,到时候什么都还是板正的,会乖乖地交出来的。但就是有一条,不能答应他们,也不能露出半个字,绝不能像李大户那样干那些丧权辱国的事!
八路游击队的事情,在他柳老头这儿是封死的,谁也别想问出半句。柳田自己和自己立了这么条规矩,便和师范校长暗暗地踏上了县城日军司令部。

日军司令部里,山本和几个高参、大队长都在那儿等候多时了。山本看校长陪着个仪表慈祥的五十来岁的老人过来,猜想他准是当地赫赫有名的柳田柳大人了,今天总算把这老头给叼出来了。既来了,就不愁下一步了。
“柳老先生,你好啊,请坐。”山本一高兴,没来得及让翻译介绍,便自个儿操着个生硬的中国话开了腔。
“你是……”柳老先生知道他肯定是山本,便故作不详的样子问。
“他就是山本司令。”没等翻译介绍,师范校长便一躬身作了简短的介绍。
“我就是山本,老先生请坐。”山本又是一番的客气,便让侍女给客人沏茶。
“司令,我闺女在哪?”柳老先生刚一坐下,就单刀直入地问山本,边说着边让他的随从把钱袋子取来。
“哎,两个学生我都照顾得好好的,没让她们受罪,她们只不过受了共党的蒙骗,到街头喊呼喊呼口号没闹成什么大事。但人让我给抓进来了,如果平白无故的放走了,显得我没面子吧,所以让您老先生来一趟,这样保出去好听,大家都好看;再一个我还真想认识认识柳老先生,想向你请教请教,老先生毕竟是我们峰县有影响的人物吗。”山本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也显得很温和的样子。要是如果没有这一身黄皮装,要是不在他的日军司令部里,山本倒还真像一个“大善人”呢。
山本说完,用手打了一个手势,大队长中野便把一个侧门打开,千岛惠子将柳瑶和李倩儿从室内领了出来。柳瑶一看到父亲来了,便一头扑到老人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爹,你怎么才来呀,可把我给急死了!”
李倩儿也扑过来问:“柳大爷,我爹怎么没来呀?”李倩儿看来还不知道她爹死的事,更不知道她的爹爹是个大汉奸。
“噢,你爹身体不好,病的厉害,你哥出远门了没在家,家里你娘让我一块儿将你和瑶儿保出来,这不我带了好多的银子。”柳老先生说着就取包钱袋子的包裹,山本忙伸手给制止了。
“柳老先生,你来了就好,这两个学生在我这儿也没受什么委屈,这保银吗我也就不要了,再说你也是咱峰县作过贡献的人物,学生让校长领回去,这钱吗你也就别破费了。”山本好像说的是真心话。
“两个闺女让校长带回去,这钱吗一定要收下,不收怎么向大家交待呢?不收那不是你司令更没面子吗?更不好向大家交待吗?”柳老先生的简短几句话,竟把山本给说愣了。
“是啊,这人放走了,银子不收,那岂不是更没面子吗?”这话有道理,看来这老头的钱多少得要收一些,这样都好说。山本想到这,便又一挥手,高参大郎过来了。
“司令,收多少?”大郎问。
“收一百块钢洋吧。”山本满不在乎地说。
大郎过来了,从柳老先生的钱袋子里取了一百块大洋,刚要走,柳田发话了:“慢,司令,刚才是拿走了我的闺女瑶儿的钱,现在还有李大户闺女倩儿的钱,你也给拿过去。”柳老先生说着又取了一百块大洋放在大郎的怀里,大郎怔了怔,又看了看司令。
山本假装不好推辞的样子说:“柳老先生这样诚心诚意,那我们只好收下吧,恭敬不如从命。”山本故作矜持地笑纳着,其实内心早已伸出了九把刀。
山本想,如果不是想稳住你这个糟老头子,把你儿子和你儿子老师的部队勾引出来,别说你这两百块大洋,就是你带来几千两银子,一个子儿也别想回去!但今天不行,今天不能这样做,他得想通过这个老头子,将八路引出来,将龙山游击队给消灭了,这才是他的大事。到那时,那“白哗哗”的银子,照样还是他司令山本的!
山本看大郎将这二百块大洋收好,便热情地招呼说:“咱保人的事就告一段落,剩下我们在一块吃点便饭,喝点薄酒,说说话,啦啦呱,互相认识认识做个朋友吗。”
“司令,这样吧,我带着两个学生赶紧回校去,不然学校就要闹翻天了,全校师生都急得要命呢,吃饭的事,我就不作陪了。”校长说着向司令山本请求道。
“那……你看呢,柳老先生?”山本实际想留的是柳田,看校长这么一说,便将面子留给了柳老先生。
柳田想,这日军司令部是好玩的地方吗,这是虎口,这是狼窝,这两个姑娘马赶紧地让校长带走吧,先让孩子跳出这个虎狼窝再说。当然,他也想抓紧走开这个地方,他也不想在这儿吃日本人的酒饭。 日本人的酒是那么好喝的吗?日本人的饭是那么好吃的吗?你肯定是要有一定代价的。
但他现在不能走,为了孩子,为了能让闺女先走,他也就只好再忍一忍吧。所以,他不能再提出走,必须应对一下山本再说。想到这,柳田便顺水推舟地道: “司令,我说就让他们师生仨先回校吧,校长那边还有很多的公务呢,这两天为了孩子跑来跑去的都给耽误了。”
柳老先生的几句话,既是对山本的一个回答,同时又是对校长说的一些感谢话。
“那好,那好,就尊重校长和柳老先生的意见,那校长你们就请回吧。”山本既表示同意,又表示送客的样子,便伸手一请,校长忙拱手向司令、柳老先生和大家打了个躬,便带着柳瑶和李倩两个学生离开了日军司令部。
柳瑶和李倩儿跟着校长不住地向老爷子招手,一个个泪眼汪汪,柳老先生也是泪眼汪汪,泪眼汪汪地向她们招手,不住地招手……

 
声 明:以上作品均由作者自主上传,不代表现在网的观点或立场。感谢作者授权发布,请大家共同保护作者权益,拒绝盗版。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