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在线阅读  
三十三

父亲已去县城三四天了,师范校长派人给柳明送信来了,说柳瑶和李倩儿现正在学校读书,请家里不要挂念。只是那柳老先生被山本留在了司令部里,说是要款待几日,想和柳老爷子交个朋友,柳老爷子不好推辞,便在那儿留下了。
到县城保释就这么个情况。可父亲已去三四天了,那山本款待也该款待完了吧,城里再好父亲不会留恋的,父亲一辈子稳重持家,他不是那样的人。
不过父亲在临走时,曾向他单独交待过:“明儿,我这次进城,可不是平常进县城,为了你妹妹我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这次去山本会给一些面子的,你妹妹没问题,恐怕还要会节外生枝的,那山本可不是一般的憨人,憨人能当司令吗?但无论什么情况,只要我三天不回来,你就和司令、政委商量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保住我们的部队要紧,不要单为了我,我在里面无论什么情况,我都会对得起党和国家的!”
父亲走时说得很慷慨,其实也很悲壮,对下一步他虽没有接触,在心中他已经有一些预感。毕竟他老人家风霜雪雨五十年,一些人生经验、涉世的险恶,他还是知道一些的,更何况面前应对的是日寇这些外国强盗呢?
所以,父亲走后,柳明的心一直是沉甸甸的,今天已是第四天了,他的那颗沉甸甸的心,又更加沉重了,简直像吞下一个铅坠一般。
父亲到县城后,柳明的心还是比较清楚的。无论父亲来也好,不来也好,他都会有个应对措施。虽然柳明才二十刚出头的年龄,但经过了这么多战斗的洗礼,跟着文政委、王司令甚至齐副司令学了不少的东西,长了不少的知识和见识,一些判断问题和分析事物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不然文政委不会把龙山前这么一大摊子游击队的事情交给他柳明了。
这是文政委对他的信任,同时也是对他柳明的锻炼,锻炼独立完成任务的能力和善于处理复杂问题的本领。应当说,政委进山后的几次大小战斗,柳明带领大家都完成得很好,这已得到司令、政委和大家的赞赏。可目前的问题,就是父亲进城后保人,现在妹妹和李倩已经保出来两三天了,可父亲到县城三天还没有回来,这可是个大麻烦事,家里和镇上乱了,真的让柳明很难控制了。
柳家大院里,柳明的母亲自从老爷进了城,心里就一直滴溜溜的,不上不下,那个难受味只有她自己知道,说也说不出来。到了第二天,师范校长派人送信来了,说柳瑶和李倩都已经保出来了,钱日本人也没要多,就只收了二百大洋,老爷让山本司令给留住了,说他要好好款待款待老爷,想跟老爷交个朋友。
行,这样也行。柳明母亲——柳老太太这样想着,老爷已是多长时间没进县城了,打鬼子占领峰县城,老爷就一直没再去过,现在两个姑娘已保出来了,日本人留他玩两天就玩两天吧,老爷一辈子正经得要命,和她相濡以沫,也真怪难为他的。
说起老爷来,柳明的母亲打内心里佩服她这个老头子,在块生活了半辈子,都五十多的人了,一辈子雅道得要命,外边一点风言风语都没有。虽然他腰里成天不断钱,大把大把的银票掖得浑身都是,但他喜欢救济穷人,帮助好人,在外边从不沾花惹草的。他自己在结婚时给她已许下了愿,这辈子就娶她这么一个,其他的女人就不再娶了,再好也不娶了,绝不走他父亲的老路。
他父亲在苏州做官成了一个新家,把他娘们撂在这北方,他是真的烦透了,虽然后来老爷子又给他娘们置了这么多的地,让他娘们一辈子享不够的清福和荣华富贵,但他总是还在烦着他父亲,毕竟他缺少父爱,这前半生是不怎么温馨的,他的母亲也是成天的流泪。
你想,一个活生生的男人让人家给抢走了,不来了,搂着别的女人过日子,她能不痛苦吗?所以,老爷柳田发狠娶媳妇之后,一辈子不再碰第二个女人,其原因主要还是在这儿。
老爷是个清清明明的正人君子,可也偶有出格的时候,这事是任何人不知道的,也就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当然,还有老爷,还有老爷的那个她。
那个她是谁呢?是她的一个远房妹妹,家里比较穷,可长得是一表人才,要人有人,要个有个,柳眉杏眼,粉嘟嘟的嫩脸,留着个长发,辫梢常搭在她那让人看了心动的酥胸上。
老爷那个她的到来,还是她这个当媳妇的自己做的事。那是当她生下柳明儿才三四年的时候,她嫌明儿成天缠着她,什么事儿都不能干。实际家里人多了,什么事儿也不要她干,也不要她操心。但她毕竟是一大家的主妇呀,人家不让干不让问,但自己不能不操心不过问吧,不然那时间长了,这个家非得乱套不可。
所以,她就自个儿找点事干,问问这,看看那,可小明儿成天缠在身上,自己想利索也利索不了。当然丫头使唤的倒也不少,可她们都笨手笨脚的,明儿自小爱干净,就是不愿跟她们,她也不放心给她们。
后来,有一次回了娘家,看到娘家门这个远房的妹妹长得这样水灵,家里又没有多少地,穷得要命,便带着她到家里来给当个帮手,主要还是帮着带带孩子明儿。
咳,你别说,明儿这孩子也真怪,家里那么多丫鬟侍女他都不要,他这个远房的小姨一到家,拍着两手去抱他,他也扎哈着两手忙地歪歪喽喽地跑了过来,娘俩好像给个熟人样,“吱吱嘎嘎”地逗笑个不停。
就这样,明儿除了跟着他娘外,没事儿就跟着他这个远房的小姨玩。他这个远房的小姨有个名儿,叫梅妮,明儿平时都喊梅姨,有时也叫小姨。梅妮不但人长得干净水灵,而且活也干得挺利索,是一个持家的好手,明儿的娘一个劲地直夸她,连老爷也常在明儿的娘前暗赞他这个远房的小姨子好呢。
眨眼间,明儿已五岁了,可以到校上私塾学堂了,梅妮每天除了接送明儿上学外,有时还帮助家里做些事儿。实际这些事也没人安排她做,可偏偏她是个闲不惯的人,总要没事找事地帮助家里的佣人做事。
这样时间长了,明儿的娘觉得让她这个远房的妹妹老是做那些粗活不大好,毕竟是娘家妹妹吗,虽然房份远点,但还是娘家妹,这样回娘家也好听好看些,便让妹妹在她的房间里帮助拾拾掇掇的,也就是帮助室内擦擦抹抹的,没有多少硬差事。
这娘家妹可也真够灵巧的,她的活儿不但明儿娘能看中,而且明儿爹也看着挺顺眼,还在明儿娘跟前直夸她这个远房妹妹好呢。
明儿娘起先没有在意,明儿爹这样夸梅妮也是正常的,因为她是这样在他面前常夸她的,所以她也没有介意,可柳田却已早早在意他这个远房的小姨子喽。虽然他柳田是个大家公认的正人君子,可柳田毕竟是个凡夫俗子,也有七情六欲,有些是能控制住的,可有时也有心猿意马的时候。
更何况,这么一个青春靓丽、美仑美奂的远房小姨子在身边晃来晃去,成天价悄没声息地在那儿默默侍奉着你呢?你能说柳田没有想法吗?那柳田如果没有想法,那柳田不就成病人了吗?

说起老爷柳田和明儿那个梅姨的事,那这里边还有不少故事呢。
外边的人都知道他柳田是正人君子,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哎,你别说,他柳家门从祖辈已出了一个正人君子的柳下惠,今儿个不知道又隔了多少代,到他这辈又出了个比柳下惠还柳下惠的柳下惠。
柳田毕竟是个大家族的人,在外边精多见广多了,也有那个条件。可柳田成天走南闯北的,就是没有一个动心的。无论是北方的俊俏姑娘,还是南方的丽尚佳人,他都看了好看,就是没有心动,更没有沾她们那个边。可家里这个远房的小姨子,却不知咋的,有些让他心动,有些让他心仪,有些让他魂不守舍。
这些当然怨他柳田本人,但更怨他心爱善良的太太。
太太从一开始就没把她这个远房的妹妹当外人,五间高大的正堂屋,除三间正厅外,分东西两个厢房。东厢房当然是他和明儿娘住的地方,那西厢房原来是空着的盛一些软缎衣物什么的,现在她让她这个远房的妹妹住进去了,而且还把明儿安排给他梅姨一块儿住。
这样住也好,好照顾明儿,娘俩住在一块挺好,挺方便的。按说,她这个远房的妹妹是应该住在南屋的,和家里的那些丫鬟侍女佣人住在一起的。当然,在柳田这儿,丫鬟侍女佣人住得也不错,都也挺干净挺卫生的,不像别的那些地主,不把佣人当人待。
可柳田不是那样的没心没肺的人,他是有良心的,人家那样辛辛苦苦地给咱干活出力,咱得想法对得起人家。所以,跟柳家做佣人、当使唤大家都是乐意的,而且都能得到个很好的礼遇。
可佣人毕竟是佣人,丫鬟侍女毕竟是丫鬟侍女,那是有区分的,那也是有个层次的。所以,明儿的梅姨,虽然是太太娘家的远房妹妹,但干的活儿毕竟是个佣人干的,所以忙完了自然应该回到那些佣人应该去的地方。
可这事一上来就让明儿娘给安排错了。太太光知道要这个假面子了,让她娘家人看看,她柳家多体面,她柳家待她娘家人可不薄呀,连哄小孩的佣人都跟他们住在一块儿了,而且还让儿子跟一块住,住在一个优雅的西厢房里。
可太太是真的错了,她的这番安排,这般苦心可是真的大错特错了。她也太相信她的这个正人君子的柳下惠了,她也太相信她的这个漂亮美丽的娘家远房的妹妹了,你想这样一个有血有肉的大男人,和这么一个青春妙女住在一个大屋,时间长了能没事?能不擦出火花?说穿了都能那么安安分分耐得住那个诱惑吗?
这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明儿娘这么个好心的太太,都也能办出这么个糊涂事呢。

明儿那个远房的梅姨,和明儿爹这么个远房的姐夫,同明儿和明儿娘同住在一家里,同住在一个正门出出进进的正堂屋里,同住了一两年,实际跟同居差不多。因为都在一个大屋子里睡觉,无非分东厢房、西厢房两个小地方,这样更有利于明儿爹的方便。更何况明儿今天跟他娘睡,让他娘搂着;明天跟他梅姨睡,让他梅姨搂着;后天又跟着他爹睡,让他爹搂着。
明儿跟他娘睡时,他娘儿搂着他,同样也搂着他爹,这明儿是有感觉的,那只是在他睡着的时候,他娘就去搂他爹了,当然他爹有时也搂着他娘。但明儿看到的是他娘搂着他爹多,因为他娘搂他爹时,他的身边总是要空荡荡的,明儿自己总是有感觉的。
明儿这样成天让他爹、让她娘、让他梅姨换着班搂来搂去的,谁知他爹和他梅姨在一个屋子里搂没搂块去,这也难说;反正他娘有时搂他爹,他爹有时也是搂他娘的,谁知他梅姨搂没搂他爹,他爹搂没搂他梅姨,这事明儿虽然是不知道的,但朦朦飕飕也有点什么感觉。
有一次,明儿感觉他娘又去搂他爹了,身边又是空落落的。明儿感觉失宠了,没有人搂,就开始生起气来,气生着生着便“一骨碌”坐起来了,说不跟他们睡了,要上西屋找梅姨,上梅姨那儿睡,叫梅姨搂着。
明儿娘知道明儿生的是什么气了,便笑着搂着哄着让明儿夜里别闹了,梅姨一天累得不轻,让梅姨多睡会觉;可明儿就是不听,非得到西厢房去。
到西厢房去就去呗,找他梅姨就找他梅姨呗,说着起身就要抱明儿到西厢房去。可明儿由于正在生他娘的气,说吗也不让他娘送,非得让他爹送不可。他爹柳田起先也没想送,觉得半夜里朝梅妮厢房去不大方便;虽然梅妮又不是亲小姨子,又是来他家当佣人使唤的,但那样也不方便,还是注意下好。
可这明儿今夜却邪门了,非得让他爹送不可,说让他娘送他就不去,而且也不睡觉,一夜就在床上坐着。明儿娘看没办法了,只好向明儿爹一撅嘴,意思让你送你就送吧,就依了这个小家伙吧。明儿一听说让他爹送,便在床上高兴得乱蹦乱跳,他爹便抱着明儿穿着个绷得紧紧的裤头到西厢房去了,西厢房里睡着的正是他那个漂亮的远房小姨子梅妮。
西厢房,门关着。
柳田也不知这梅姨的门成天是插着还是关着的,他夜间是从没到这儿来过的,所以不知道,就让明儿喊门。明儿喊了老半天,那梅姨才从迷朦的睡梦中醒来。正是青春多梦的年龄,酣睡也是正常的。听到明儿的叫声,便“一骨碌”爬起,忙地就去开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月光透进了窗户。梅妮站在西厢房里,一身的青春酮体在月光下仍是那样地漂亮,一对丰乳高高的在那儿翘着……柳田抱着明儿愣了,梅妮站在门里边也愣了,只有明儿忙地扑过去,高高兴兴地搂着梅姨那美丽的胴体。
明儿的爹柳田有些嫉妒了,他的下边也有些嫉妒了,而且撅得老高,把裤头都顶得快包不住了。梅妮没有说什么,就抱着明儿关门,那双迷人的眼睛还向明儿爹的下边扫了一眼,柳田也下意识地向她的下边看了一眼,那梅妮的下边黑乎乎的像倒三角型,毛茸茸的还放着忽闪忽闪的光泽。
西厢房门关上了,那毛茸茸的黑三角没有了,柳田的任务完成了,又回到明儿娘的铺上去了,回到他的东厢房去了。
东厢房里,明儿娘平躺在床上,光着身子正笑眯眯地等着明儿爹,柳田忙地又看了看明儿娘的下边,一样的也是个倒三角型,也是毛茸茸的,只是有点乱,没有梅妮的下边有光泽,但也是挺好看的,是那么地黑那么地茸那么地诱人……
柳田看着看着一高兴,便骑在明儿娘的上边,“呼哧呼哧”干起了那事。明儿娘感觉明儿爹这次干她干得好厉害,已是好长时间没有这么痛快了,那还是她怀明儿的时候,就这样地痛快一次,结果还真的怀了明儿。今天又是这样的舒服,是不是又要怀上一个?明儿娘这样想着,也这样期盼着,她还真想给柳家再怀一个,不管是男还是女。
哎,那次柳太太结果还真的就怀上了,就怀了柳明的妹妹瑶儿。
这不,瑶儿都十六七了,在县城上学,不知犯了什么法,让日本人给逮走都去保两三天了,闺女是保出来了,可老爷却怎么地没来呢?柳太太一整天哭得给个泪人样,柳明也是心急如焚,这么个天塌的事,就只有他柳明一个人来扛了。

柳家大院,闹哄哄一片。
家里的这阵闹哄哄的事还好说,因为那毕竟是家里的事,无论是娘闹,还是家里的其他人吵呼,他柳明都能说得了。
爹一走,家里主事的就只有娘和他了,娘已哭成了这样子,能主事的也就只有柳明了。虽然柳明也有些难以控制的样子,但毕竟还得要他出主意想办法,因为他柳明已不是个一般的柳明了。在家里是个二十出头的长子,在外边已是八路军一个大队的副政委了,是掌管一方的指挥官了。
所以,这时候,需要他柳明主事,需要他柳明清醒,更需要柳明及时做出一些决断!
三天已经过去了,父亲没有回来。按照父亲的话说,三天后不回来肯定是要出事的,到那时候让他给政委、司令商量下该怎么做,千万不要自己莽撞行事,以免坏了游击队的大事。
现在三天过去了,柳明只好安排人到龙山套给政委、司令汇报,听从区委和大队的命令,然后再计议营救的事情。
这时候,第四天已经傍晚了,进山汇报的同志还没有来到,可那县城日军却派人来了,是来柳村给柳明送信来的,派来送信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老爷带去的随从二孩。
柳明当时没在家,接信的是柳明娘柳老太太。柳老太太忙地把信接过来,以为是老爷写来的,高兴得不得了。可把信拿过来一看,那信是日本人写来的,是日军司令部写来的。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龙山游击队柳明副政委勋鉴:

你老爷子柳田,已在我司令部里,我们照顾很好,没动他一根毫毛。今去信只为一事,限你部三日内撤出龙山前沙河镇防地,将我军修建的沙河据点还归与我部。这样,我方不但放回柳老先生,而且两军无事,不再对垒,不再扰民。
否则,三日过后,后果自负!

日军峰县城防司令  山本

下边还盖着猩红的日军司令部大印。
柳明娘柳老太太看罢信,内心一阵的绞痛,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柳明听到老娘晕了过去的报告,忙带着卫生队副队长杨芝和几名卫生队员及时赶到进行抢救。
杨芝清楚,柳老太太肯定是没大事情的,只不过这几天心事太重,再加上刚才被那封信刺激了一下,有点心急眩晕,静静的躺一会就好了。
杨芝这样想着,便安排几名队员将柳老太太平躺在床上,让她在这儿静静地休息一会,自己和几名队员还不停地忙活着,一会儿摸摸这里,又一会捏捏那里,一会儿掐掐人中,一会儿活动活动胳膊腿,她们几个便这样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好像柳老太太真的跟没事一样,慢慢地睁开了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柳明看老娘好似真的没事了,有杨芝和几名卫生队员陪护着,便又忙地返回沙河镇指挥所。

 
声 明:以上作品均由作者自主上传,不代表现在网的观点或立场。感谢作者授权发布,请大家共同保护作者权益,拒绝盗版。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