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在线阅读  
我与诗歌的八年之恋(自序)

当我将出版诗集的事宜提上日程的时候,我在考虑这些年我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过去向往的未来有没有如期而至,身边的人是不是都还健在……好像每一个问题都是那么的沉重,可这些沉重我又怎能不去直视?它们又怎能抵得住一颗年轻的躁动的澎湃的心?
从2006年在高中校刊上发表的第一篇诗歌算起,我与诗歌已有八年的恋情。一路走来,慨叹万千。纵然我对文字保持着一种狂热的爱,可那种慨叹是我用文字所不能表达的。首先,我要感谢在我创作过程中一直默默支持我的母亲,没有她,便没有这本书的问世。其次,我还要感谢大学时光里的恩师谢虹光教授对我创作之路的指引,特别感谢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的刘开骅教授为他的学生亲笔撰序,感谢南京政治学院军事新闻传播系的濮端华主任、刘永昶副教授和学员队樊晓冬政委、郑超群政委、吴植贤副政委、邵竟成队长等各级首长对本书出版的支持和帮助,感谢远在青海的老单位领导张耀政委、耿成钢主任、吴明珊股长和远在新疆的作家陈树祥对我一直以来的关心,感谢书法家沈俭和武儒海讲师的亲笔赐墨,感谢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秘书长李庆辉老师的无私帮助,感谢出版方的辛勤付出,感谢一直关注和帮助此书出版的所有战友(诸如张明、郑立健、高少阳、毛学敏、周梁、姜颖、李学良、李庚骏、覃柳霞、袁昕、任迎平、丁彦、齐丽焕、迟兆鹏、秦颂等)和亲朋。没有他们,同样便没有这本诗集的面世。这种由衷的感谢不仅体现在这里,更在我的心里。
当我又收拾好一段破碎的心情后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将这些年的心血付梓出版。八年的时间,我“流浪”了许多地方。从“江北水城”聊城到“龙城”太原到“大漠古城”敦煌再到“兵城”格尔木,最后到江南水乡的“石头城”南京,从江北到江南,从长江源头到长江下游,我用脚步丈量着祖国的大地,用笔杆记录行程中每一点一滴的感动和失落。或许我还年轻,执拗不过世界的无奈;又或许我早已老练,看透了尘世的沧桑。不管如何,我想我都在用一颗纯真的心去面对这个让我左右为难的世界。
谈起我的诗歌创作,说她是欢歌也好,悲歌也罢,我想她至少见证了我曾真实地活在这个世界里。这本书里不会有宗教式的赞颂,只会有理性的批判、年少的悸动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或许也可以说她不过是我在年少时的一些浅吟低唱,但我自己心里清楚,她是我在人生旅途中的一段真实的心路历程。
我习惯把自己的人生旅程称作是在尘世中的流浪。苏童说:“流浪有两种情况,一是没有家;二是忘记了回家的路。”我想,也许我是个例外。我也习惯将我于人生中所追寻的一切用“她”这个字来代指,爱她,所以追寻她。追寻梦想的过程是艰辛而又幸福的,可那梦想实现时的喜悦也等同于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所带给你的美妙。我的那些自认为不可一世的梦想在这些诗歌中可能是一位少女、一个姑娘抑或是一个待嫁的新娘。我愿意用我的真诚去换取她们的青睐,哪怕用尽一生去为这份真诚埋单。
这些诗的创作大都是在一个个静谧的夜里完成的,静寂往往让我更能清楚地思考人生。我尽可能地用理性去对待这个世界所给我的一切,但有时那复杂的思绪又偏离现实很远很远,以至于我的状态便常常处于迷失与寻找之间,时而欢喜若狂,时而若有所失。然而,不管怎样,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我从未吝惜过自己的力气,甚至时常告诉自己这是我一生都要踏踏实实走的路,哪怕是一个人。
我从未写过一首诗送给我的母亲,或许这是不应该的,又或许我还是腹笥贫瘠,找不到恰到好处的辞藻来形容她对于我所付出的一切。她的爱是无私的,正是这种无私让我不遗余力地朝着美丽的前方奔跑,至死方休。
我曾经是一名光荣的西部军人。我怀念2011年那个冬天在大漠古城敦煌的兵之初,怀念青藏之地的皑皑雪山以及高寒缺氧带给我的窒息,怀念那绿色军营里的一群可爱的兄弟。同时,我更加祭奠永远离我而去的两个“班长”,他们是共和国用生命践行使命的当代革命军人,是我崇拜的人。可他们把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留给了那条让我魂牵梦绕、恨爱交加的青藏线上,他们站立时已是英雄,倒下后也定成英魂。我永远怀念他们。那群可爱的人们曾无数次出现在我的诗歌里,而为他们写诗也仿佛成了我不可推卸的责任。
对于文学的创作,我始终保持着“诗人”的姿态来对待我所写下的文字。或许,我还没有资格将自己定义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诗人,但八年来我一直在努力做这样的事。这本诗集收录的主要是我创作的现代诗歌,同时,我也极度热爱着中国古典文学,并尝试着创作一些近体诗词,但结果总是让自己不甚满意。中国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而我还不过只是一个与她初次邂逅的追求者。同时,我愿意用我一生的不懈努力来为祖国文化事业的繁荣增砖添瓦。
我把第一辑的诗歌取名“往事不堪回首”,这一辑包含的是我参军前的学生生涯里的创作。在如今看来,那段青葱岁月的的确确已经过去了很久,以至于那种久远让我只有在这些旧诗中才能寻找到当年的自己。我已无法想象那个年代的我有多么的幼稚天真,对待事物抱着怎样的幻想和憧憬。我无法忘记鲁西南平原上的那个小县城,还有那个小县城里发生的流年往事;我也无法忘记在太原市五龙口街118号追逐光影的岁月,还有那用镜头记录下的每一帧有关梦想和青春的瞬间。所有追逐梦想的日子,纵然再苦,我好像都是幸运乃至幸福的。而对于那段逝去的时光,我只能去无限地怀念。而这些少年时写下的文字竟也成了我祭奠往日的最好方式,往事不堪回首。
生命的年轮在一圈圈地增长,可我始终让自己保持着少年的心态去面对这个世界,而不管她给我的是什么。大学翌年毕业后,我怀着满腔热血和报国之志投身了军营,穿上军装的那一刻纵然我做足了思想准备,可我没有预料到此后的日子对我来讲则成了人生中一次极为重要的洗礼。我由衷地热爱着身上的绿军装、火一般的军营生活和对军旅生涯的摸索前行。从大漠古城到青藏高原上贫瘠的兵城,再到江南富庶的石头城,从军,好像我一直都在路上。在用青春报国的道路上,我把自己的行程称作“流浪”,而在这段旅程中,我怀着少年的心态写下的文字,便构成了这本诗集的第二辑——“流浪的少年”。
当我两年的义务兵役快要期满的时候,命运给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我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军事新闻传播系录取。上军校,仿佛是我从未想过的事。我能上军校,是与党的优惠政策密不可分的,在这里,我只能用简短的文字表达对党的恩泽的由衷谢意。我没有过早地经历那种脱下军装的无奈和痛楚,而当我后来看到一群群挂着列兵衔的同志从我身边走过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然是一名老兵了。南京,注定是一座见证我蜕变的城市;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也注定是我一生中同梦想极为重要的一次邂逅。我把这个时期写下的部分诗歌收录在第三辑“南京,难尽”里,算是表明自己对于积极高尚的人生信仰的追求吧!
我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共产主义对于我来讲便是我一路苦苦追寻的理想。我深切地热爱着我所热爱的一切,这一切也包括祖国、人民和我们共同拥有的中国梦。对于一个学习军队政治工作的我来讲,除了对党保持着绝对的忠诚外,我也曾是一个学习并热爱电影和文学艺术的人,由此我也需要另外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来维持这份忠诚,“不幸”的是我选择了诗和有关“诗情”的光影。
我同样热爱着电影事业,那种热爱毫不逊色于我热爱诗歌。她们都将是我一生所追求的新娘。我坚信,不管现实给我什么样的打击,我都会用我的所有为她们编织圣洁的婚纱,直到我不再年轻,直到我终结了生命。
这篇自序写了很多天,中途写写停停,生怕漏掉一些重要的东西。当我要为她写上句号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农历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二日。这一天是我的二十二岁生日。这本书就当作是送给自己的一份礼物吧。
以上这些算是这本诗集的自序吧。


天秋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
甲午年农历二月二十二日夜
 

 
声 明:以上作品均由作者自主上传,不代表现在网的观点或立场。感谢作者授权发布,请大家共同保护作者权益,拒绝盗版。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