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小说
           

靶子【作者系协会会员】


作者:李金龙  来源:山东青年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4-07-18  查看次数:

“五分钟前,靶子给精神康复医院的车拉走了。”

马前炮带来这条消息,我拿眼睛来回扫视了好几遍,始终难以确信。

去县城开会赶回来吃午饭的所长,为我刑警大队的同学也就是马前炮作了实证。所长说,刑警大队的那个神枪手给送进了精神病院,说是什么“PTSD”。

PTSD”,就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一般都是由创伤性应激事件引起的,这个我知道。可是,靶子怎么会把自己当真正的“靶子”,真的插进了精神病院呢?

靶子,其实叫许跋,原是驻市某部警卫连连长,五年前转业,因为没啥背景关系就给“发配”到了县公安局,又因为有射击专长,没有像我们一竿子插到最基层的派出所,而是“特配”给了刑警队,兼负全县射击培训的任务,协调利用县东山的炮团阵地对我们刑侦和治安警察进行打靶训练。在教授课目内容的时候,“靶子”是强调频率最高的词汇,所以许跋就被重新命名了。

训练间隙的攀谈,得知他比我早转业一年,他也由“我的老师”变成了“我的朋友”。在部队年年打靶训练,靶子年年是81自动步枪100米固定目标和54手枪50米固定目标的精度射击及长短枪互换移动应用射击冠军,现在根据上级制定的训练大纲,只教64手枪和92手枪15米及25米固定目标的精度射击。中间休息的时候,靶子喜欢同我们聊聊真枪彩弹的训练方法,还有充分利用各种掩护物对各种运动目标进行射击的比赛“IPSC”(互动应用射击比赛Interactive Practical Shooting Competition”的简称),等等,都是课程之外的碎片式谈资。我们愿意听,靶子也乐意讲。

当然,我也知道了靶子的一些旧事和癖好,比如,转业两年才找了个当地的老婆,不喜欢别人动他的手枪等,也感触到了他正直善良的心地,比如,他说“枪是有呼吸的,瞄准的时候换气要和枪同步”,他还说“靶子是有生命的,射击靶心周围不同的区域会有不同的结果”等等,都是契合了他的秉性风格的。所以,当所长说“可能是因为未及时开枪致民警受伤事件,摘不掉‘中队长’前面‘代理’的帽子,抑郁了吧”,我脱口回应:“这不可能的!”

我替靶子否认了。我觉得我是了解靶子的,甚于了解真相。

所谓的“未及时开枪致民警受伤事件”,三个月前县郊的一个乡镇发生一起持械斗殴事件,差点“火拼”。挂彩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打架的小痞子被人用木棍把脑袋砸开了花,一个是派出所出警的民警被小痞子的同伙用水果刀捅伤了小腹。受伤的民警住进了医院。几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靶子,言论达到了空前的一致,就像提审的犯罪嫌疑人事先串通、统一口径了似的。

当时,靶子是和另一名同事在刑警副大队长的带领下奉命驰援的。小痞子的同伙最先发现了靶子的警车,趁那位正在劝说的民警不备,左手紧紧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右手的水果刀抵住了他的右腰。

警车被迫停。靶子的枪几乎在下车的同时,准确无误地指向了持刀的手。没有人注意到,子弹是怎么从同事的包里跑到靶子的空枪里的,也没有人注意到靶子何时子弹上膛、快速锁定的。

“都住手,扔下手里的东西。”副大队长喊话。

小痞子一伙吃了亏,情绪非常激动,超出了掌控能力。被挟持的民警逮住机会试图挣脱和反抗,就在他转身到30度的时候,水果刀扎向了他刚暴露出来的右小腹。

这个时候,靶子的枪没有响。他竟然没有像训练时那样流水一样的快速击发,却蹩进了身心分离的状态。

“我心里已经扣动了扳机,可手指没有动,——那人不是靶子。”

靶子这样跟我说,在别人问他的时候,他也这样说,就只有这一句话。在频繁的谈话调查、做询问笔录的时候,靶子的陈词是不是会长得茂盛些呢,我经常这样想。

我知道,没有人想这个问题。只有我。每次撞到靶子的那种纠结、焦虑、惊恐和警觉混合交织的眼神,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这个问题。

“‘代理’的帽子没摘掉,抑郁了”。县局机关里几乎所有人都这样揣测靶子的“政治野心”,连靶子比他大三岁的老婆都认定了靶子有这样的失衡补偿心理,骂他从连长的“位子’”下来,非要戴上中队长的“帽子’”。可是,我不这样认为。靶子对领导安排自己代替离任的原中队长履行职责,始终没啥感觉,也始终没进入角色,因为他只想当好一个兵。况且中队加上他只有三个人,是他转业前所带连队人数的1/30,所以其实靶子一直就是个兵。

靶子对政治进步没有太多的想法,但持枪面对嫌疑人的时候却想的很复杂。这一点,很快在县局网站的一则“关于吸取未及时开枪事件教训,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实战射击训练的通知”里证实了。通知的附件里说,靶子在那关键的几秒,心里过滤了《条例》规定的十五种开枪情形,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挟持人质和袭警,但是大脑却发射了强烈的信号干扰:副大队长是最高指挥官,自己要等待指令;如果自己擅自开枪造成后果,副大队长要承担领导责任。

靶子的思维瞬间凝固了,白茫茫的就像冬天时候县里银装素裹的东山。

如果没有副大队长在场,那么靶子就是最高指挥官,他会及时开枪,而不是在民警受伤后才射中嫌疑人持刀的手腕吗?

我知道,同样没有人想这个问题。因为只有靶子到现场,举过那把枪。

如果我拿着靶子的枪,站在那里会怎样呢?

我扭头审视我的枪,它孤寂地躺在值班室冰冷的枪柜里——钥匙,牢牢地挂在所长的腰上呢。所长,开车去县局开会了。

这时,有几个持枪的歹徒闯入派出所,子弹打穿了木门,门上的玻璃碎落一地,我踩着一地碎玻璃跑向枪柜,可是,我怎么也砸不开枪柜。

枪,安全地躺在里面;而我,危险地裸露在外面。一霎时,我成了群枪乱射的靶子。

我被我的假想震惊了,忙甩去了这个令我恐惧万分的闪念。

 



分享到:



    点击排行
·
特殊退休
·
麦 朵
·
家 庙
·
好 日 子
·
人走茶凉
·
恶鬼进门
·
分手协议
·
普利皮亚季之殇
    协会动态更多>>
·
部分省级团属青年社团负责人座谈会召开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淄博采风活动异彩纷呈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苗露荣获第五届“淄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寒亭“湿地印象”采风活动
·
省青年作协副主席蓝茹报告文学入选2013年
·
艾克拜尔·米吉提等十余位著名作家采风若羌
·
万里征程路 风采楼兰城
·
潍坊禹王湿地成省青年作家协会采风创作基地
    最新文章
·
纠 错
·
e 时代(外一篇)
·
普利皮亚季之殇
·
他是爹
·
靶子【作者系协会会员】
·
人走茶凉
·
分手协议
·
费解的女人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