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散文
           

少年与老人


作者:宋煜佳  来源:山东青年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6-05-18  查看次数:

(一)少年
 
少年只有十七岁。
少年有着温和的声音,好看的双眸,笑起来总会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少年的脸棱角分明,从侧面看,像极了高低不一的山峦与海洋,交错着地,在那张脸上静谧着、沉默着,真是好看极了。
少年是个孤儿。
少年知道自己是被老人捡来的,尽管老人从未跟他说过,但从几个村民的口中,他无意中知道了老人将他捡来的这一切。村里人还说,老人是个老兵,年轻时参加过……立下战功,却被人顶替,负伤回乡。少年寂寞时除了看书,就是帮老人干活,或者坐在草屋旁,想想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有多大啊,少年不知道。他现在唯一关心的事情就是那些日本鬼子,“什么时候能打败他们?”这样想着,少年攥紧了拳头。
少年有时候会想起来自己的亲生父母,尽管他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是,这种年代,能活下来就很不容易了。还有那么多被父母扔了的孩子在外面饿死的,少年知道,常这样来安慰自己,打消寻找父母的念头。老人,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少年喜欢读书。在这样的战争年代,他没有什么机会去上学。那几本书,也是从王德兴家租来的。村头的王德兴,是全村有名的大地主。少年记得一次,大地主王德兴站在自家气派的瓦房前,哈哈大笑,说:“那些小日本,才不怕!该死的,让老子看见一个打死一个!“少年喜欢王德兴的胆量,他也想有那样的胆量。可是,他不敢大放狂言。
从王德兴家里租来的那几本书,少年都会小心翼翼地用布包好,闲下来时,一个人坐在自家草屋前,静下心来看。王德兴是不识字的,家里几本书,也只是几个摆设罢了。少年识字也不多,在看书时,会有许多不认识的字,少年会跑到地里,拿个细树枝,划进土里,暂时地记住,去问那些识字多的人。可有时,辛苦写下的字却是极难保存的,大风一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如那些飘散的儿时的记忆。
少年很珍惜这些借期短暂的书,因为那是老人苦苦祈求得来的。他清楚地记得那一次,自己在村头溜达,从王德兴家门口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那是老人瘦小的身影。老人在高大的王德兴面前,嘴里说着什么。风把字都吹散了,只有几个飘进了少年的耳朵里。少年听见他的乳名,“书”、“开开恩”这般的字眼。这是少年第一次发觉老人是那样的瘦弱,与和他讲起战争时威风凛凛的那位老人仿佛迥然不同了。少年愣住了,接着跑开了。他不知跑了多久,直到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大滴大滴地滑下。就是从那一刻起,少年心中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少年的脸火辣辣的,像是被什么抽过一样,因为自己的懦弱,因为那份自己用一辈子也偿还不清的恩情。
 
(二)老人
 
老人是个老兵。
老人已不能忆起自己的确切岁数,却清楚地记得几十年前那一个个蓝眼鹰鼻的洋人的脸。那时,他还年轻,他的身板还挺拔,他的双脚还利索,他还未落下风湿病的病根。一切都变了,可唯一没变的,是老人骨子里的鲜血,时隔多年,它们依然沸腾。老人常叹天下不太平,当他提到洋鬼子时,双眼由浑浊变得炯炯有神起来,那目光,尖锐的仿佛可以杀死一切。当老人向少年提起洋鬼子时,老人好像变得不像从前,而是让少年感到丝丝寒意。
十六年前,老人从村头雪地中捡到了一个婴儿,并将他带回了家。老人没有结婚,膝下无儿无女,却将这婴儿一手抚养长大。少年小时候饿了想吃奶,老人没钱买,便用水冲米糊给他吃下去。两个人的生活开销,全是靠老人给地主干活换来的。就这样,到了少年十三岁的年龄,老人让他去王德兴那里了。少年是个听话的孩子,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但干活没多久,由于一次打碎了地主家的碟子,被赶回去了。老人忙向地主求情,却仍无法满足地主的要求。那碟子的价钱,是个天文数字,老人从未想过还清,却只是默默无闻地用一把老骨头出力。老人不怪少年,少年是他心头一块肉。少年是他一手抚养长大的。
老人和少年,都话不多,有什么事,都在心里默默地存着,不多说什么。老人最喜欢听的,就是少年喊他爷爷。少年的声音,由稚嫩变得成熟,那一声爷爷,却从未变过。两个人不是亲人,却胜过亲人。两个人的血脉,紧紧相连。
老人每天傍晚都要在王德兴家多干一会儿,自愿的,没有额外奖励。老人只为了听一下王德兴家的收音机,那里面,有前线的消息。老人每天都会期待这一刻,听一听鬼子被打得怎么样了,八路军到了哪里。那一刻,两人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他的双眼炯炯有神,手里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
 
(三)少年
 
少年这几天来,都没睡个安稳觉。是因为村头张贴的一张报。
少年是帮老人打水回来看到的。那张报,那么显眼,几个识字的在那里看,说是要告诉村里所有人。
少年也凑上去看,他能看懂。
那是一张招募民兵的通知。日寇快要进攻这片村庄了。
通知上说,只要满十四周岁的男性、手脚灵便的、无伤无残的均可参加。通知的下面有一行字,深深地刻在少年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打倒日寇,耀我中华!
少年顿时觉得热血在他的身体里沸腾了。闭上双眼,他想象着刀光剑影的战场上,自己拼死杀敌的那一刻。那将会是伟大的一刻,日本人在他的眼下接连倒下,葬身血海,在一片浴血纷杀中,一片呐喊声由远而近地传来,响彻天际,更响彻于少年的脑海。他手举长刀,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那是少年一直渴望的一刻。在少年身上,有一种叫做爱国主义的东西,悄无声息却又迅猛地绽放开来。
 
(四)老人
 
那天,老人从王德兴家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那张报。
老人年轻时上过几天学,也识得几个字,他明白报上的东西。
他想到了少年,自己的孙子,也想到了自己。
那是几十年前了吧?当时,自己还是一个壮汉,一个无畏无惧的有劲的汉子。当时的自己,比少年大不了几岁,自己早已踏遍了血雨腥风的战场。洋鬼子在他的眼下接连倒下,葬身血海,在一片浴血纷杀中,一片呐喊声由远而近地传来,响彻天际,更响彻老人的脑海。他手举长刀,跑啊跑,好像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儿……
那是老人生命中第一次觉得有价值的一刻。那一刻,他也明白了自己活着的意义。在老人身上,早已有一种叫做爱国主义的东西,在他的胸膛里炸裂开来,那么壮烈,那么壮烈。
老人不知道少年知不知道这件事。他没给少年说。
两个都话不多的人,就各自埋藏自己的心事。
老人晚上再一次失眠了。
 
(五)少年
 
鬼子早就进村了。
他们是从村头来的。
那天,老人照常去王德兴家干活,少年照常在家里忙活着。
其实,从鬼子要来的报贴出来以后,少年就有一丝期待。他想看看那些该死的鬼子有什么样威风的资本。但他还有一丝害怕,他可不如老人那样的勇敢。少年私下骂自己是个懦夫,什么都不敢。
鬼子进村那天,少年正在家里,他不知村头发生了什么。其实,他并不知道鬼子是在今天进村的。但是,约在下午四点,他看见了王德兴,满脸是血地跑,嘴里啊啊地叫着,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少年看见日本鬼子了。
鬼子走后,他跑出门,去了村头。
听村人说,王德兴口出狂言,惹恼了日本鬼子,连同几个干活的,都被打了。
少年心里一惊,向前跑,早已没了力气。
——爷爷!
 
(六)老人
 
老人死了。是被日本人一枪打死的。
老人死在了王德兴的家里。
王德兴早就跑了,满脸都是血。
当少年跑到王德兴那里,王家大门早已紧闭,几具尸体被扔了出来。
少年一眼就认出了那具干巴巴的尸体,泪水从少年脸上,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泪眼朦胧中,老人的尸体在一片鲜红之中,仿佛迸裂的一朵血花。
 
(七)少年
 
少年更沉默了。
从那时起,他的身上,多了一种使命。
在做这个决定之前,少年心里是十分害怕的,可他并没有回头。
 
(八)老人
 
少年是从战场上回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个。
少年此时已经二十有几了。
少年回到了家乡,家乡早已不是记忆中的样子。原先住过的草屋,也早已被人拆掉了。少年沿着那条公路向前再走,是一个不新不旧的坟头。
那是老人的坟。
少年沉默着,放下手中的东西,站在老人的坟前,举起了手。
——那是一个军礼。
少年的脸上,有几行清泪落下,悄无声息地滴进了泥土里。
 
(作者系济宁一中学生)
 


分享到:



    点击排行
·
村 戏
·
胶东屋脊栖云霞
·
鄪国神韵
·
老家老屋【张修东原创】
·
淡蓝色的火苗
·
我们的兄弟胡之胡和宋三民
·
师 爱 如 灯
·
禹王湿地的春天(外一篇)
    协会动态更多>>
·
部分省级团属青年社团负责人座谈会召开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淄博采风活动异彩纷呈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苗露荣获第五届“淄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寒亭“湿地印象”采风活动
·
省青年作协副主席蓝茹报告文学入选2013年
·
艾克拜尔·米吉提等十余位著名作家采风若羌
·
万里征程路 风采楼兰城
·
潍坊禹王湿地成省青年作家协会采风创作基地
    最新文章
·
梦醉东平湖夜
·
少年与老人
·
以青春之名放飞青春
·
姥姥的黄河情结
·
禹王湿地的春天(外一篇)
·
大学男生宿舍
·
最亮的那一抹风景
·
爱,就这样一路走来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