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小说
           

e 时代(外一篇)


作者:朱一帆  来源:山东青年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6-05-18  查看次数:

百年一梦,不能实现,却被实现;而当梦想成真,却难辨是噩梦,还是美梦……
 
过往(早于第一e时代)
 
公元1671年的一个上午,莱布尼茨双眼微闭,长长的黑发遮住了他思考时微微皱起的眉头。他惬意地躺在他办公桌前的椅子里,脑海中浮想联翩:“昨晚的梦真是太美好……我看到了未来——我们身边的一切,这个世界,都是逻辑构成的。斗转星移,日月升落,支撑这一切的,不过是一架不停运转的逻辑的引擎。”想到这里,他双手轻扣桌面,把自己从美好的憧憬中拉回了现实,投入到了专注的工作中。显然,他已经把他和牛顿之间的不快抛在了脑后,因为他知道,上帝已经把通向未来的光洒到了他的身上,而他要做的,不再是名誉之争,而是向着那光芒不停探寻。
但莱布尼茨没有想到,这将是一场跨越百年的梦。人们对宇宙终极的探寻至此开始,在他之后,布尔、康托、罗素等人不断沿着那诱人而渺茫的光前进,布尔代数、集合论、无限集理论、对角线筛法应运而生,人类一步又一步地接近宇宙的核心,却始终没有见到光芒普照的那一天。直到哥德尔出现,事情才有了转机,但谁也没料到,那是一个可怕的转变……
那一天,哥德尔还是独处在工作室里为他心爱的集合论寻找着出路,与往常没有区别。但当他辛辛苦苦地推导出一个结果时,他却僵住了,笔从他微微颤抖、满是汗水的手中滑落,在地上打出沉闷的响声,接着,便是长久的、可怖的寂静。“真是一场噩梦,”哥德尔痛苦地拍了拍额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下,却发现他本就异常清醒,但现实却是那样的可怕,“完了,一切都完了,这场梦结束了。”哥德尔没有想到,他的努力却宣告了自己和前人梦想的毁灭。他再次看了看他在纸上的推论,希望从中发现什么破绽,但他最终明白他的推理是完备的,而不完备的是数学,是逻辑——他推出了不完备性定理,数学的公理系统无法容纳证明系统内所有命题的条件。也就是说,逻辑并不能包含一切。他看见他与无数前人共建的雄伟大厦轰然崩塌,一切陷入了死寂。
但他没想到,这一致命的一击,并没有让这个梦想完全完全毁灭。这场梦,已悄然孕育了未来的种子:在不完备性定理推出以前,图灵已经提出了图灵机模型——万物也许并非逻辑,但逻辑的力量却可触及万物。计算机应运而生,人们用逻辑改变世界的时代开始了,e时代、e生活的大门悄然开放……
一场美梦开始了,但噩梦的阴影也在扩大。
 
 
未来(第二e时代)
 
被噩梦惊醒,α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却只见一片空洞与破败——大灯没开,房间一份黑暗,乳白色的墙的基部显露出了往日没有的脏乱——沉迷于全息泡影的人们,怎么会有时间打扫房间呢?只有一丝微弱的阳光透过窗帘,告诉α时间已经不早了。这令α很是吃惊:在以前,家用机器人应该早就叫他起床了,而四周也早应当自动五彩斑斓的全息投影,新闻、任务单、消息等浮窗会接连涌来,把整个房间装点得五光十色。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信息过于的多,以至于让人有些应接不暇。然而今天,突如其来的宁静却让α十分不适,甚至有些恐慌。但他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快一个世纪不曾出现的事出现了——停电了。
没有机器人保姆的帮助,α只好很不情愿地自己穿上衣服。他扯过袜子,硬生生地往自己的脚上套着同时在心中抱怨:“停电这种事都快被人遗忘了吧,偏偏今天又赶上这种倒霉的突发事件!”他又扯过另外一只袜子,仍然生硬的穿着,继续嘟囔着,连自己也听不清。可算穿上了袜子,但却怎么也扯不平脚底的褶皱。α叹了口气,强忍着来自脚底板,传至全身的不舒适穿上了鞋,一深一浅地走出了房间。
全自动化厨房停工了。α只好自己做饭,尽管努力回忆着十多年前自己做菜的场景,α早已生疏了的双手只能做出半生不熟的饭菜,连调料的量也无法把握。α舀了一勺汤敷衍地送入嘴中,尽管早有准备,α还是因过度的咸味被狠狠呛了一口,尽失第二e时代人们长期被电子产品娇惯出来的风度。α苦笑一声,径直出门去了,想让街上的热闹冲走早上就来临的不愉快。然而迎接他的的确是空洞——一切全息全部停工,也没有自动驾驶车辆可用,人们不得不待在家中。不知是被冷风激了一下,还是被外面的场景吓了一跳,α抽搐似地耸了一下肩,退回了屋里。
直到下午,城市里才有了些动静——被遗忘了近半个世纪的柴油机终于被找到了,人们拿他来并网发电,于是才有了城市四周的刺耳的轰鸣声,往日的噪音这时却被人们看作救命的乐音。当广播再次被弃用,人们却失望的得知,由于长期的稳定供电,电工早已被机器人所取代,却不知这次停电如此彻底,以至于人类的所有的机器一齐罢工,而现在,已经没有人会维修了。
这次混乱持续了一周,而有关它的讨论则持续了更久。e时代的e生活极大的方便了人们的生活,却让人们连自理的能力都丧失了,更别提基础的修理工作了。人类沉迷于自己用信息技术创造的这个庞大的而近乎完美的第三类永动机,却不知,它也有它的平衡点。
当一切恢复正常,α却睡不好觉了。那恐怖的空洞反反复复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令他难以入睡。当他混混沉沉地被机器人保姆穿好衣袜起床时,却又被鞋里的袜子上的褶皱出乎意料地硌了一下——机器人居然失误了。他厌恶地拍了一下身旁的机器,低声嘟哝道:“真是一场噩梦!”
 
 
更远的未来(第三e时代)
 
β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带着美梦的意犹未尽,自信地调出了脑电波信息窗,会心地一笑——才5:30,比闹钟的设定时间早了半个小时。他利索地穿好了衣服,把工作环境调至冥思模式,开始了他的工作。
β是一位史学家,一位幸福的史学家,因为他生活在一个美好的时代。他现在的工作,是整理人类各个时期的史料,思索每个时代的特点,而这愈发让他兴奋不已。
他惊喜地发现,人类已经进入了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人们已经进入e时代,开始e生活了几个世纪,确实,一开始人们也有过一段迷茫——那时人们沉溺于e生活的便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用全息的影子填补那空洞的生活。还好,几次恰到好处的危机最终引发了人类社会的觉醒,现在的人们已经意识到了劳动是人的第一需要,而e时代下的技术只是方便人们劳动,尤其是脑力劳动的绝佳工具。因此,人类的科学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攻克了量子计算、膜的场论、量子引力论等科学难关。尤其是量子计算,直接使人类进入了第三e时代,生活、生产全面提升。
β这样想着,不禁笑出了声,当然脑电波计算机早已把他的思想整理成了文字。他继续翻着史料,不经意间看到了莱布尼茨。
β收住了笑容,直接打开了脑电波记事本,停止了自动整理模式,专注地写道:“当我们享受第三e时代的e生活的美好之时,我们不能忘了,早在几百年之前,莱布尼茨就为人类的美好的未来之梦画出了最初的雏形。我们应当坚持古圣先贤们的探索精神,不要像第二e时代那样,再次让美梦变成噩梦。”
顿了顿,他又写道:“尽管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几乎打垮了逻辑,但是莱布尼茨之梦的生命力仍存——e生活的核心计算机便是一个证明。而且科学仍在继续,M理论和它所兼容的全息理论预示了宇宙的基础很可能是信息。如果我们把信息认为成广义上的逻辑,也许莱布尼茨之梦真有实现的那一天。我相信,人们对第一因的追求不会止步,因为这是一个奇迹的时代。”
人类呵,只要不在e生活中失去了追梦的执着,就会在e生活中实现这跨越百年的最美的梦。
 
 
终 极
 
 
百年来人们一直在追求着宇宙的终极理论,无数先辈为之奋斗。21世纪,终极的曙光似乎已经照到了人间。它究竟是什么?值得我们探索。
——谨以此文表述一无知少年对信息是宇宙终极的狂想,望激励更多人不懈探索……
 
α感觉的一丝传遍全身的莫名其妙的不舒适,不情愿地睁开了惺忪的双眼,却只见一丝漆黑。α叹了一口气,心想:“我这是有多困,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一边想着,一边苦笑般地抽动了一下嘴角,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夸张地用力分开黑暗的屏障,但迎接他的依旧是黑暗。他这才慌了神,一阵莫名的恐惧从胸口冲到脑门,α一阵耳鸣。这更让他紧张,他用他瞬间充满汗水的微微颤抖的双手,慢慢地从额头滑到睫毛处,又突然拼了命似的狠狠地揉搓了起来,但依旧没有成效,那恐怖的黑已经占据了他的双眼,而黑的恐怖也在吞噬他的理智。
α终于沉不住气了,他想歇斯底里地喊叫,期望声波会把那黑暗带走,但他已经连声音也听不见了——当他远离那个世界,那个世界怎么会给他一个空洞的回响呢?
α静下来了。他在黑暗中瑟缩着,颤动着,寒冷,孤寂。突然,他发现眼前的世界似乎不再那么黑了,而是有了一道金色的亮光,把中心的地黑色与外界隔开。那一道金色的光卷曲变化着,似乎在展示着什么图案。
那是个什么?α拷问着自己。金色像溪流般从中心流淌向远处,越来越亮,分割着黑色的视野,只有中间是一抹奇形怪状的浓黑,像爬虫,又像一个奇异的世界向四周伸展着,把光芒渐渐渗入黑暗。α本是不知所措的,这时大脑中也还是一片空白。只是,在黑暗中看到光芒,就像迷航的船员望见灯塔,这突如其来的图案倒是让α稍微稳定了一些,但他也还只是迷惘地盯着这图案。图案放大了。α感到自己像融化了一样,也随着画面而流动。图案的细节,在眼前展开。原先只是一条细线的地方竟然也多出了好多细节,从一个细节处发出的千万根细丝在不同的地方分叉并常常剧烈地弯折。细节再放大,又能看到和一开始一样的图案。真是神奇,分支和主体是一模一样的。这个世界,就像是一个奇妙的生命体,它的婴儿用某种细丝状的脐带安静地把自己连接到母体之上。
α不知为何沉浸到这片美景之中了,他肆意地在大大小小的末梢和沟谷间游览,各种美妙的新图案在原图的边界上被发现——像海马,像章鱼;复杂、扭曲而美丽。但突然整个世界又飞速地缩小,光芒向远处倒退、消失……
就在一切又要归于黑暗时,黑的梦魔消失了。α先是看到久违的现实的光照到他的世界,划破黑暗,照入内心。接着,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渐渐在眼前清晰起来。这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突出的额头和慈祥的微笑显示着他的睿智。
α正要问他为何出现在自己的家中,却发现周围的景象并不是他的卧室,而老人也在微笑着用他皱皱巴巴的手掌制止着他出声。“别说话,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但你最需要的是休息。另外,你给我带来的问题也不少,”老人说着,坐了下来,“你一定想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而这正是我也想知道的。我只是知道,你刚才不知为何出现在了我计算出的分维形之中。”
α沉不住气了,终于发出了声响:“什么是分维形?”α大舒一口气,一早上没法发声已经把他憋坏了。“分维形我倒是很有研究,我们可以慢慢聊。我叫曼德勃罗,是一名专门研究分维形的数学家。你刚才到的分维图形,我一般叫它托伯列南国,它是比较典型的图案。所谓分维形,就是维度为分数的图形,像托伯列南国,它的维数就在二维到三维之间。在分维形中,局部和整体是一样的——这一点我想你也已经发现了——刚刚你在里面玩得可是不亦乐乎。”
曼德勃罗用略带责备的严肃而和蔼的目光瞥了一下α,“我打开屏幕,却发现托伯列南国里多了个人影,并飞快地向细节处移动着,我想,我再不制止,你也许就出不来了,因为你正在分维形中不断地缩放自己,趋于消失。于是我赶快关闭了计算机,你便跌了出来……在往常,这一定是个灵异事件,但我早已见怪不怪了——分维形是如此神奇,以至于发生任何怪事似乎都是解释的通的。就像我,已经在你们人类的世界里过世了,但看样子分维形没有舍弃我,还让我在这里做着研究。”
α听着,冒起了一身冷汗,倒不因为今天经历的怪事太多,而是因为听到他刚刚差点消失在托伯列南国中。奇怪的是,α对着已经死去的老人毫无惧怕,毕竟,他的微笑太和蔼了。
老人顿了顿,继续说了下去:“我创建分维理论,就是为了说明局部可能在一定条件下或过程中,在某一方面(形态,结构,信息,功能,时间,能量等)表现出与整体的相似性,为了他,我倾注了毕生的心血。”
α瞪大了眼睛,说道:“但我在日常生活中,似乎并没有见到如此美丽的分维形啊?”“你没见到,不代表没有。如果你做过类似于B—Z反应的化学实验,你就会明白了。”
说着,曼德勃罗示意α跟他来到一个装有化学试剂的容器之前。曼德勃罗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根玻璃棒,轻轻蘸取了一滴橙黄色的硫酸铈铵溶液,触碰了一下那个容器的液面。剧烈的反应发生了,但它又是如此的安静。只见溶液的颜色有规律的变化着——热二律似乎失效了,本应熵增变得混沌的化学试剂却展现出了美妙无比的曲线图案,像鹦鹉螺一样在液面上滑动着,十分绚烂。
曼德勃罗像是看出了α的不安,轻声说道:“你以为热二律失效了?恰恰相反,只有混沌才能创造出如此美妙的图案,自然界的整齐是源于混沌的。这是极限环在发挥作用,让化学反应沿着规律性变化进行……扯远了,接下来才是最神奇的。”说着,他又用另一更玻璃棒轻轻搅拌了一下变幻着的液体,极限环被打断了,鹦鹉螺的图案开始肢解,变成了向细节处延伸的、重复的图形,最终归于平静。“看见了吗,最后的图案便是在奇异吸引子,即一种分维形的作用下形成的。如你所见,自然界很多类似的规律化的反应都受极限环和分维形的控制。事实上,你要是深入研究,在动物的繁育、心脏的搏动以及自然界的变化中都能看到分维形。是它让宇宙不再单调,让生命在混沌中孕育。”
不知怎的,曼德勃罗突然又收住慷慨激昂的语调,低低地叹了口气。他看看α,淡淡地说:“也不知你理解了没有。你应当想到,这昭示了宇宙的终极。呵,终极呵!人类已经为你探索了多么久。从莱布尼茨之梦开始,人们开始认为宇宙是有一个终极的理论的。那时,人类倾向于认为,宇宙的核心是一架逻辑的引擎。可不是吗?布尔代数、集合论、无限集理论的建立,似乎把人类带入了黄金时代,真理之源似乎已在眼前。尤其是图灵机的发明,让人类进入了一个用逻辑支配的时代。但一切轰然崩塌了——哥德尔证出了不完备性定理,嘲弄似的告知着亿万追梦者梦想的破灭,走向终极的人们跌入了深渊,只有少数人坚持着。”
曼德勃罗沉浸在了思考中,好一会儿才又接着说了下去:“可是,终极之梦不会破灭。人类终于大跨步地迈进了量子的殿堂,而量子理论和相对论的不和谐最终又催生了人们对终极的继续探索。终于,雏形出现了——M理论,宇宙,或许是一曲十一维的交响曲”曼德勃罗激动了,表情变得十分坚毅,“而我,正愿意为之奋斗,但岁月不饶人啊!”
他又停了下来,把目光转向了α,叹了口气:“看看这分维形的美丽——局部代表了全部。与M理论相融洽的全息原理之美就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局部代表全部,边界包含整体。莱布尼茨没有完全说错,宇宙极问的答案或许不是逻辑,但也很接近了,因为这个答案很可能是信息。边界上的信息就是终极……”
曼德勃罗突然止住了,又哀叹了起来:“岁月不饶人啊!”转而把坚定的目光投向了α。一切突然又安静下来,屋子里的景象开始暗淡,托伯列南国的美妙图案又一次划过,但转瞬就消失了。
α终于从梦中醒来,揉了揉眼,坐在桌前,开始苦读……
(作者系临沂商城实验学校学生)


分享到:



    点击排行
·
特殊退休
·
家 庙
·
麦 朵
·
好 日 子
·
人走茶凉
·
恶鬼进门
·
分手协议
·
那点破事
    协会动态更多>>
·
部分省级团属青年社团负责人座谈会召开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淄博采风活动异彩纷呈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苗露荣获第五届“淄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寒亭“湿地印象”采风活动
·
省青年作协副主席蓝茹报告文学入选2013年
·
艾克拜尔·米吉提等十余位著名作家采风若羌
·
万里征程路 风采楼兰城
·
潍坊禹王湿地成省青年作家协会采风创作基地
    最新文章
·
纠 错
·
e 时代(外一篇)
·
普利皮亚季之殇
·
他是爹
·
靶子【作者系协会会员】
·
人走茶凉
·
分手协议
·
费解的女人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