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小说
           

那点破事


作者:朱汉明  来源:齐鲁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3-10-18  查看次数:

1

    有一户人家,男的辛苦劳作,女的辛苦持家,有一双儿女,过得也算合合满满。
    有一年夏天,地震闹得格外欢。孩子的妈妈就在院子里放上了一张床,在床上搭起蚊帐,让孩子夜里在蚊帐里睡觉,既防地震又凉快。女人则在堂屋里睡觉。那时民风淳朴,常常夜不闭户。
    这户人家在村子的北头有几亩西瓜地。西瓜长得好,个个又大又圆,仿佛是绿色的海洋里,露出的海马头。在瓜地的中央,有一间瓜棚,是用树枝子搭起来的,在瓜棚中间有一个简易的小床,那是夜里用来看瓜的。
    自从西瓜谢花以后,男人就要夜夜到地里看瓜。
    没有一丝风,树叶一动不动。月亮升起来了,就像一个圆盘挂在天空。女人给孩子讲着故事,给孩子扇着扇子,不一会床上就传来了轻微的鼾声。
    女人也困了,拉开蚊帐,下了床,走过小院子,推开半掩的堂屋木门。木门有点破旧,撒风漏气的。女人进入了堂屋后,趁着月光的反照,摸索着床边,脱下衣服就睡下了。
    这是黄河冲积扇的平原地带的一个村庄,那个时候,各家各户就是这样过夜的。
    女人睡得迷迷糊糊,想着了地里那片绿油油的西瓜地,仿佛是一片绿色的海洋,海洋中有突起的小岛。忽然她感觉一只手从小岛上不断下滑,越过沙滩,来到毛茸茸的水边。女人很舒服,他老公以前就是这样趁着夜色回家伺候她的。她也习惯了,这样不影响孩子。
    男人的手从水边慢慢移开,过了一会了,好像一个又粗又大的毛茸茸的东西过来了,沉入水底,不断地来回洗澡。女人开始蠕动起来,两腿夹紧,不停地低声呻吟起来,就像夜色中蛐蛐不断的鸣叫,动听而平常。
    运动速度不断加快,女人更加兴奋了。平时,女人忙,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了,也享受一番。男人力度更大了,把嘴凑了上来,女人紧紧地把男人抱住,以前也是这样。伴随着运动,女人总是要摸摸男人的头,每次摸到那只平滑而毛茸茸的脑袋她都一阵子的兴奋。
    女人的手往上摸。“啊!不对。”熟悉的平滑而又毛茸茸的脑袋不见了,是一个无毛的西瓜头,女人顿时惊醒了。
    夜色中传来低沉的声音:“别动,动,就弄死你和孩子!”
    女人不断地挣扎。男人瞬间从下面拔出,“噌”地跳下床,瞬间消失在沉沉的夜色中。
    女人开始哭泣,原本是平滑而又毛茸茸的头换成了西瓜头,她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样的东西,虽然同样感觉,可是,头不一样,女人也受不了。
    女人擦完了脸上的泪痕,站起来,扯上一件褂子,拖拉着拖鞋,锁上家门,朝瓜地走去。
    月亮慢慢西沉了,牛奶般的月色慢慢退却,河边高大的白杨树在夜色中像一团团的云雾,阴郁极了。
    走过西瓜地,来到地中央的瓜棚下。深夜中的瓜棚孤寂地站在那里,传来了男人酣睡的声音。
    本来想叫醒男人,可是,女人犹豫了,自己已经失身,男人会如何看待?会不会责备自己,影响自己的家庭?

2

    女人A站在瓜棚下,思考了半天,想到自己的丈夫小心眼就受不了,自己穿个小花褂子,打扮得漂亮点,男人就说自己骚,说自己勾引野男人,这次要是给他说了,自己不就真得成了勾引男人了吗?
    再细想想,那个光头虽然赚了点便宜,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还挺兴奋的,还是不告诉老公的好,就这样算了吧。
    于是,女人拿定主意,转过身子,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瓜棚。
    女人B站在瓜棚前,思绪不停地翻转。
    想了想,自己好不容易组建了家庭,两个孩子长得多可爱,又听话,要维持自己的小家。要是把这丑事告诉了自己的男人,他能承受吗?况且他脾气暴躁,要是杀了人怎么办?自己吃点亏算什么呢,保住这个家要紧。
    她想起了“西瓜头”的那句话,要是弄死了我和孩子,那该多么可怕,说不定哪一天,老公不在家,孩子就不安全了。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苦水还是自己咽下去吧!忍忍求平安。
    想了想,女人就静悄悄地离开了。
    女人C来到瓜棚前,看到男人酣睡,气不打一处来。用脚不停地踢瓜棚,瓜棚不断传来吱吱呀呀的声音。嘴里不停地喊道,“二蛋,你个狗东西,你还在睡,老娘被人给睡了,你要给我报仇!”那个被叫做二蛋的男人,睁开睡意浓浓的眼睛,问道,什么?什么?
    二蛋和女人一起回了家,选择了报警。
         

3

    女人A回到家里,一夜未睡。她把自己几年前的衣服找出来,试了几件。心想好几年了,老公都没有像样子地碰我,和我好,快找不到感觉了,一辈子就这样下去,人生太窝囊了,生活也不能光这样过下去,自己要活出样子来。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给男人交代了几声,就出门到镇上赶集去了。在集市上,吃了自己喜欢的东西,买了自己喜欢的化妆品,为自己和孩子买了衣服,她要好好地活着。
    女人B回到家里,一夜未睡。她擦了一遍泪水又一遍泪水。自己母亲早死,家境不好,好不容易组建了家庭,老公能干,孩子可爱,生活稳定,再也不能失去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女人就起来了。到院子里看了一下孩子,看到孩子还在睡梦中。到院子里洒上水,打扫庭院。开始办饭,做了男人喜欢吃的辣椒炒鸡蛋,和孩子喜欢吃的西红柿鸡蛋面,把菜端到桌子上,自己这才到瓜地里喊男人回家吃饭。
    男人鼾声如雷,她就凑上去,把胳膊搭在男人身上,轻轻地摇晃男人,男人醒了,和她一起回家。
    女人C和男人回家后,一夜未睡。当时就报警了,警察说,你是哪个镇哪个村的?男人一一告诉了警察,警察说,你等等吧,一会就到。女人和男人就在家里等,想必这么大的事,警察很快就会来的。
    月垂西下,鸡叫了。
    一夜过去了,天刚蒙蒙亮,警察就来了。警察听了女人的诉说,又查看了现场,说你随我们一起到县公安局去,提取罪犯DNA。女人和男人没有办法,把孩子托付给孩子的爷爷后,就随警察到了县公安局。
    夜色朦胧时,她们才回到村口。
    村口的灯光处,大树底下,女人C发现许多男老爷们和女人围坐在一起。男人光着脊梁膀子,女人穿着单薄的大裤衩,不断地叽叽喳喳,好像说着什么。当他们靠近时,鸦雀无声,一片沉寂,人们用异样的眼光木木地看着他们。

4

    第二天晚上,男人早早吃过了晚饭,就到西瓜地去了。今年天气好,雨水适中,西瓜长势好,卖了瓜后,可以给老婆添件衣服,攒钱给孩子上学。孩子要是有出息的话,考上了大学,可是属我老王家光荣了,男人这样想着。
    夜色依旧朦胧,女人A心里不停地疑惑。女人把院子的蚊帐放下来,让孩子凉快。自己搬了一个小凳子,独自在院子里凉快起来,以前吃过晚饭后,自己还出去和婆娘们东家长西家短,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自己不想出去乘凉,那就现在干脆不出去了吧。昨夜的那个“西瓜头”是谁呢?为什么让我有点莫名的激动?
    夜深了,女人回到屋里,洗完澡,也没关门,就直接上床了。
    女人躺在床上,辗转不能夜寐,今夜,“西瓜头”还会再来吗?
    夜色依旧朦胧。晚上,女人B看见男人走出了大门,嘱咐道,瓜地远,夜里不要睡得太死,要是有坏人来了,不要去追,大声喊喊吓跑就行了,安全最重要。男人走了很远,心里不停地琢磨,老婆现在怎么唠叨起这个来呢?
    女人B早早地关上了大门,拴上门栓,又拿来木棍顶上。把狗脖上的绳子解掉,放养在院子里,又把孩子叫到里屋,睡在另一个床上。忽明忽暗的电灯亮了一夜。
    一夜相安无事。
    夜色依旧朦胧。女人C坐在床边,想起昨天在县公安局抽取DNA的时候,让她心生寒意。没想到,把那长长的管子伸了进去,无意等于搞了第二次。自从自己嫁给王二蛋以后,就一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二蛋滚着走。
    报警是天经地义的事,竟然有那多村民用那样的目光看自己,男人也抬不起头来。这不,晚上,连饭都没吃,就到西瓜地里去了,无精打采的,像霜打的茄子——蔫巴了。
    哎,警察你早点抓住那个坏家伙,给俺出出气!

5

    一个星期过去了,青青的西瓜皮有点泛白,西瓜成熟了。
    圆圆的月盘变成了月钩,斜挂在天空上。男人把三轮车开到地边,踏着薄薄的晨雾,走在瓜地里。孩子也早起了,一边帮忙,一边叽叽喳喳,在瓜地里跳来跳去。“爸爸,这个大!”不断发出孩子尖叫的声音。女人则挎着篓子,跟在后面,把摘下的西瓜运送到车里。车里铺垫着瓜秧和树叶。不一会,三轮车满了。
    女人A知道男人要去县城卖西瓜。她想顺便到城里转转,就说老公,我要跟你去卖瓜。
    男人本来可以自己去卖的,看见老婆脸颊上的汗水,不禁心疼下来,说声好吧。她们安顿好孩子,开车三轮车,“嘟嘟嘟”向县城开去。
    女人很少来县城,只是在结婚前随着二蛋来过,买了几件衣服,算是结了婚。现在县城变大了,人多了,更繁华了,女人这瞅瞅,那看看,甚是新鲜。
    刚摘下的新鲜的大西瓜,很快就卖出半车。女人让男人自己卖,她出去转转。好大的楼,好漂亮的衣服,女人啧啧,赞不绝口。
    晚上,回到家里,女人还保持着兴奋。
    女人B知道男人要到县城卖瓜。第一次到县城去卖瓜,也许需要过夜。女人拿起了瓜棚里的褥子扔到车上,又把男人的长褂子搭在西瓜上。她也很想到县城转一转,自从结婚前去过一次,到现在还没到过县城呢。可是两个孩子需要吃喝,家里没有大人哪能行呢?女人想。
    男人在女人千叮咛万嘱咐中,一路扬尘,刺溜就看不见了。
    女人带着孩子,回到家里。
    炒菜做饭,喂猪打扫庭院,去照看孩子的爷爷奶奶,一天像闪电般度过。
    晚上,在明晃晃的灯光下,男人和女人把理好的花花绿绿的票子藏到床底下。
    女人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女人C知道男人要到县城卖瓜。女人也是结婚前去过一次县城,不过,她在报警的时候到过县公安局。女人把褥子、长褂子扔到车里,说,二蛋,要是今天卖不完,你就别回来了,明天继续卖。顺便到县公安局问问,那个坏蛋抓到了没有,恨死我了!
    男人开着三轮车,一溜烟地消失了。
    女人带着孩子回到家里,收拾收拾,吃过饭,带着孩子回娘家了。
    西瓜当天下午就卖完了,男人来到公安局问讯处,询问案子进展情况。
    县公安局回话说,你急啥,案子还在进展中,回家等着吧。
    男人回到家里,黑灯瞎火的,骂了几句,自己煎了几个鸡蛋,找来半瓶白酒,咕得咕得喝了起来。

6

    半月过去了,绿油油的西瓜叶子有点泛黄。一阵阵微风吹过,瓜地里露出一个个圆溜溜、胖嘟嘟的西瓜,孩子们在瓜地里嬉闹,一会摸摸这个,一会坐坐那个,好不热闹。
    女人帮助男人装满了西瓜,男人头也不回地向县城奔去,这,他们已经习惯了。
    好像说好似的,西瓜都集体上市。男人一天卖了还不到半车,晚上,就在发黄的路灯底下搭上了地铺,凑合过了一宿。
    这天夜里,黑黑的!女人A安顿好孩子,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阵凉风从窗户传来,凉凉的,好舒服。县城也逛过了,花衣服也穿上了,可是还感觉少了点什么。
    女人迷迷糊糊就想起了那夜的感受。
    不知什么时候,虚掩的堂屋门开了,蹑手蹑脚进了一个人影。只见那人影摸索着上了床,顺手用旁边的衣服掩住女人的嘴,悄悄地在她耳朵上说,不要怕,不要喊,我只要你,不要命!
    女人又惊又喜,心想男人不在家,喊也无用。
    女人喘着粗气,一番云里雾里!
    这天夜里,黑黑的!女人B早早地安顿好孩子,锁上大门,回屋歇息。
    这几天,她收拾这收拾那,上地干活,还给孩子缝制了花书包,女人够累的了,躺在床很快就睡着了。
    一阵凉风从窗户吹过,凉凉的,好舒服。不知什么时候,屋门慢慢开了,闪进一个人影,蹑手蹑脚,爬上床,顺手拿起旁边的衣服堵住女人的嘴,悄悄地在她耳朵上说,不要怕,不要喊,我只要你,不要命!
    女人一惊,很快吓醒。两腿猛地一圈,男子一头跄在女人的头上,女人两只手便死死拽住男子的两个耳朵,用牙不停地咬鼻子,两脚不停地在床上乱踢乱蹬,嘴里嗷嗷不停地叫。
男子以为女子胆小,不敢反抗。看到她拼命反抗时,大吃一惊,慌手慌脚,摆脱女子的抓挠,提着裤子,闯出了堂屋,翻墙而走。
    女人也未追赶,紧紧抱住孩子。屋内剩下一片哭喊声。
    这天夜里,黑黑的!女人C安顿好孩子,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县公安局破案真慢,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结果,这是什么世道,女人埋怨道。女人想,这小子没有被逮住,肯定还会来的。
    于是,女人虚掩着堂屋门,她把菜刀放在自己枕边不远的地方。一阵凉风从窗户传来,凉凉的,好舒服。女人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不知什么时间,屋门慢慢开了,闪进一个人影,蹑手蹑脚,爬上床,顺手拿起旁边的衣服堵住女人的嘴,悄悄地在她耳朵上说,不要怕,不要喊,我只要你,不要命!
    女人一惊,两脚不停地乱蹬乱踢,左手握住菜刀,右手摸到开关拉线,“啪”的一声拉开电灯。男子一惊,松开了双手。女人嚎叫起来。男子一看不妙,转身要跑,女子站起来,“啊” 的一声,是你?刘超,男人未答应,撒腿就跑。

7

    18年过去了,儿子已经长大结婚,闺女也已经嫁人了。王二蛋还是继续种西瓜,卖西瓜,勉强维持生活。
    这一天,王二蛋开着满满的四轮车在去县城的路上,发生了车祸,
    车毁人亡,瞬间没有了生命。
    公公不在了,儿媳妇闲婆婆吃闲饭,就赶出了家门,女人只好出外流浪。
    男人死后,女人A又找过几个男人,都是过几年就散伙。
    后来女人就来到了县城,由于陪着男人多次到县城卖西瓜,县城各地方都熟悉了,她拿出自己攒的私房钱,买了一身衣服,在超超商场应聘清洁工工作,勉强维持生计。
    虽是农家妇女,倒也有几分姿色。时间长了,就和路边店的小老板好上了,也算过得有滋有味。
    男人死了之后,女人B哭得死去活来的。儿媳妇嫌她吃闲饭,就把她赶出了家门,女人只好投靠亲戚,再后来,亲戚厌倦了,只好出外流浪。
    女人B多次陪男人到县城卖西瓜,对县城也算是熟悉了。白天她到城里捡垃圾,晚上就到城郊结合部的窝棚里过夜。她用垃圾换来的钱给小孙子买了一身衣服,等过几天就准备给送孙子去。
    男人死了之后,女人C哭得死去活来的。后来,儿媳妇闲她吃闲饭,就把她赶出了家门,女人C不服气,据理力争,说房子是自己盖得,应该有自己的一份,闹得家里鸡犬不宁。
    儿媳妇态度强硬,就是不相让。经过几次交锋以后,女人C再也忍无可忍,跑到县公安局上访,要法办儿媳妇。
    一次偶然的机会,超超大厦的老总王超请女人A、女人B和女人C一起吃饭。酒店是那样的富丽堂皇,酒菜是那样的高档,女人们个个都受宠若惊。
    着装笔直的王总站起来,面带笑容,端起酒杯,说道:“谢谢各位大嫂大姐,年轻苦闷的时候,是你们满足了我,给我上了一堂实践课,非常感谢!非常感谢!”
    王超走到女人C面前说:“李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就是你娘家的那个小超,有个秘密一直珍藏在我的心里,你曾经是我童年的女神。那年我是含着泪看你出嫁的,后来,那次是我不对,但又何苦对我不放呢?”
    “男人和女人,不就那点破事吗?”
    话音一落,餐桌上,一片沉寂。
    忽然,餐桌的门被推开了,两个穿制服的警察进来,拿出明晃晃的手铐,给王总拷上,说道:“刘超,你涉嫌一起强奸案,你以为改名王超,就抓不到你了吗?”
    话音一落,餐桌上,又是一片沉寂。


- - - - -
作者简介
朱汉明,现供职于山东省水利厅。系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班第十九期学员。在《时代文学》《迎春花》《山东青年作家》等杂志发表小说、诗歌数十篇。



分享到:



    点击排行
·
特殊退休
·
家 庙
·
麦 朵
·
好 日 子
·
人走茶凉
·
恶鬼进门
·
那点破事
·
房 子
    协会动态更多>>
·
部分省级团属青年社团负责人座谈会召开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淄博采风活动异彩纷呈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苗露荣获第五届“淄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寒亭“湿地印象”采风活动
·
省青年作协副主席蓝茹报告文学入选2013年
·
艾克拜尔·米吉提等十余位著名作家采风若羌
·
万里征程路 风采楼兰城
·
潍坊禹王湿地成省青年作家协会采风创作基地
    最新文章
·
纠 错
·
e 时代(外一篇)
·
普利皮亚季之殇
·
他是爹
·
靶子【作者系协会会员】
·
人走茶凉
·
分手协议
·
费解的女人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