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散文
           

我们的兄弟胡之胡和宋三民


作者:英子 娟子  来源:齐鲁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3-10-18  查看次数:

    人到中年,回忆就成了最美的毒药,明知道是将老的征兆,却不自觉地沉醉其中,迷离不知所向。正如我们当年听的歌:“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蓝天越来越近越来越温柔,心情就像风一样自由,突然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我。跟着感觉走,让它带着我,希望就在不远处等着我……”
    从曲阜师范大学毕业二十年,很多关于青春的记忆早已模糊一团,牵连出清水浸润散开的水墨般的情愫,很多人的背影和故事此时此刻纠结在一起,裹挟在白天博客中不知名的音乐里,黑夜不知所以的思念辗转而来,复沓而来,翩跹而来。
    那是一所原生态的大学,被那么美的村庄和田野包围着。老校门的前方是雄壮的男生宿舍,那里莫名其妙地散发着雄性的阳光的味道,联谊宿舍的男人们在那里弹着吉他,狂喊着郑智化,大声朗读顾城、北岛和海子,仿佛深沉的哲学男,则抱着黑格尔和弗洛伊德如获至宝。
    胡之胡和宋三民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在这所大学读书的两名笔者的同学,同样的国字脸,同样的生于农村、长在庄稼地,地地道道是农民的儿子。
    那年十八岁的胡之胡极含蓄,总是冷静地看着你,已经长着小胡子。一开始大家只知道他叫胡连斌,没关心他具体来自哪里,大概是海边吧。但还是很快吸引了大家,比如像我们女生的注意,因为他的眼光平静,并没有给人大海的感觉,现在想来,这样的冷静与他的年龄极不相符。宋三民也有着与年龄不相符合的成熟,他来自沂蒙山区。和胡之胡一样,三民也极其含蓄,也营养不良,个头矮小,更几乎谈不上“鸡肉”男。其实,进入到这个大学的,多是周边县乡的寒门子弟,家家有本难念的的经,走进校门的那一刻风尘仆仆、面带菜色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胡之胡读多了海子的诗,所以有点冷峻的模样,偶尔一个腼腆的笑容,透漏着他内心的柔软。他应该常穿着一件深蓝的布衫,也许笔者记混了,也可能是宋三民穿着,不过都差不多,都是干干净净,散发着臭皂的香味。现在知道那是因为只有一件,不常洗,就没的穿。从他们的博客里看到,后来的宋三民竟然不爱换洗衣服,而胡之胡则似乎真的很干净很勤快,这很让我吃惊。
    翻看老照片,当时的胡之胡和宋三民其实都很英俊,甚至青春逼人,虽然一样的个子矮矮,性格沉静内敛。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伤痕文学、反思文学和朦胧诗歌让胡之胡稍带了激荡的不懔劲儿,但具体表现为吊儿郎当;深刻的思潮和文论,则让宋三民的脸上写满了思索,他的嘴唇似乎抿得更紧些,神情也更硬朗些。
    胡之胡虽胡,真人也是胡子拉碴,但上学时候却不是那样,从博客上看,现在好像也不这样,但吊儿郎当似乎一直是我对他的印象;宋三民名振远,当时虽看不出有多么远大的理想,也看不出到底能振多远,但稍显奶油的他不像胡胡之类酸诗人那样没正形,甚至满嘴脏话、脏鞋袜子随地乱扔的混混样,很显然,他似乎比胡胡青年更文艺一些。不管怎样,他们有一个共同点——矮穷挫!
    迎新晚会开启了大一男生的春梦之门。但我以为胡之胡是个例外,因为他写诗,而且是那种很冷峻、不落俗套的诗。我以为胡之胡被海子吸走了眼神,行走在自己的梦游里,没注意春梦的大门敞开。所以我觉得胡胡是一个没有春梦的人。没想到多年以后,在他的那些文章里,我竟然看到了二十年前那场春梦的延续,那场风花雪月竟然延续得这么久。
    宋三民的春梦做了有两三年,大三的时候意外撞进了同学晓菲的心扉,晓菲虽比不上玫瑰艳丽,没有成熟的曲线,但也如一枚青涩的橄榄果,在阳光下熠熠闪光。最要命的是,晓菲是个“大款”,在宋三民钱粮殆尽时轻松借给他上百元巨款,一下子撩拨得他终止了夜晚的春梦,开始认真写情书了。
    毕业二十年后,胡胡和晓菲同坐一席,他大睁了眼睛问道:“你嫁的是宋三民?你怎么会嫁给宋三民?你你……”
    晓菲的眼里顿时充满了回忆和柔情:“他看着一望无际的田野,说想起小时候跟妈妈到地里割麦,别人家都是壮劳力,自家爸爸在外地,只有妈妈瘦弱的身影,他埋头割呀割,很久了,抬起头来,却发现只割了一点点,很绝望,这一大片,什么时候才能割完啊。天黑了,往家走的时候,妈妈让他坐在小独轮车上,推着他,听着单调的车轮声,他很快就睡着了。”晓菲说,自己竟然被他这一段白描给吸引了!
    毕业后,同样的矮穷挫,画着不同的人生轨迹。宋三民,在爱情的支点上竟然发生了撬动地球的奇迹,考取了双学士。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那时国家是包分配的,悠荡着从师范大学毕业,最差也能谋个中学教师的职位。还有一个原因,大家公认的智力超常、博闻强记的同学名单中,并没有宋三民的名字。“祖坟上冒了青烟”的宋三民就这样“农民进城”了,而且叫人比较眼红地当了一名中央媒体记者,努力打拼了几年后因为晓菲读书上瘾,一不小心读到了“博士后”边,于是双双又进了京城安家。农家子弟有农家子弟耕耘的勤奋,成了京城名记的他现在又被派到南海赴任。另一个,虽也远离家乡谋事,却一改年轻时的邋遢,死心塌地地当起了中学老师,道貌岸然,“毁”人不倦,而且还甘为家庭妇男,一副俯首帖耳的模样。闲来无事就雅兴大发挥毫,不过海子的诗在他那里并没有“春暖花开”,估计是他分配工作没有回海边的老家“面朝大海”的缘故。很意外地,他拾起了所谓的小品文,一如他课堂上的板书一般,歪七扭八地写啊写,《今天我们吃水饺》,明日过《小胡同学的生日》,在《如水》的夜晚,对着《老桃花》说《我属于你》;兴致来临写写《我和学生的那点事》,吹嘘吹嘘《胡之胡的幸福生活》,偶尔也杞人忧天地《从师生争厕所看当代中国教育》,抑或戏谑戏谑《会议纪录》。生命苦短,厮守有限,能为妻子《剿蚊》,带《大考来临》的女儿去吃罐罐快餐、买头花,于胡胡同学,这是怎样的幸福啊。胡胡于嬉笑怒骂、插科打诨中畅享人生快意,干净利落的语言风格,让人时不时地想去模仿。写着写着就凑够了一本书的厚度,文友和粉丝们一致高呼,出书吧!禁不住诱惑,就找到了出版社,就有了叫做《相见欢》的一本书,就有了百分百的私人的、小资的、细胞类的一本书。
    同样的矮穷挫,宋三民2012年做了同一件事情——出书。他一出手就和别人不一样,拿出来一本《中国一号问题》。看名字就知道,这本书事关中国发展方向的、一般人不关心、普通人无力关心的问题。国内评论界这样评价宋三民和他的书:《中国一号问题》的眼界之高端、视野之宽广、案例之精准、观点之明确、分析之透彻,都足以见出宋三民忧国忧民的博大情怀。“三民”之名,果然名副其实,道出宋振远同学被称作“三民”的真正含义。他出身农家,和“三农(农业、农村、农民)”有着天然的“砸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当记者近20年跑的是“三农”口,研究的是“三农”问题,出的书同样是写“三农”问题的。
    国家好,民族好,大家才会好;反之,大家好,民族和国家才能更好。这样说来,无冕之王三民与中学教师胡胡,一个把眼光投向国家民族,一个则更加关心家庭。其实,没有小家就没有国家和民族,他们实际上所关心的是同一件事!
    一个远在南海,一个近在齐鲁,被笔者无端地拉扯到了一起。只是因为,在认真拜读了他们的大作之后想说些话。话说完了,心里果然畅快多了。

(胡之胡,原名胡连斌,现供职于淄博市博山一中,著有作品集《相见欢》;
宋三民,原名宋振远,新华社记者,现任新华社海南分社常务副总编辑,著作《中国一号问题》。)



分享到:



    点击排行
·
村 戏
·
胶东屋脊栖云霞
·
鄪国神韵
·
老家老屋【张修东原创】
·
淡蓝色的火苗
·
我们的兄弟胡之胡和宋三民
·
师 爱 如 灯
·
家乡的白莲藕
    协会动态更多>>
·
部分省级团属青年社团负责人座谈会召开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淄博采风活动异彩纷呈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苗露荣获第五届“淄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寒亭“湿地印象”采风活动
·
省青年作协副主席蓝茹报告文学入选2013年
·
艾克拜尔·米吉提等十余位著名作家采风若羌
·
万里征程路 风采楼兰城
·
潍坊禹王湿地成省青年作家协会采风创作基地
    最新文章
·
少年与老人
·
以青春之名放飞青春
·
姥姥的黄河情结
·
禹王湿地的春天(外一篇)
·
大学男生宿舍
·
最亮的那一抹风景
·
爱,就这样一路走来
·
游张秋运河古镇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