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评论
           

“寐”花三弄


作者:邵一劭  来源:齐鲁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3-10-19  查看次数:

题记:你无法叫醒一个假寐的人……假寐的人也许真做着梦,做着真梦。                                      

    “寐”是“假寐”的“寐”,“寐”花就是“假寐”之花。
    “假寐”这个词颇富审美意味。只要在网上随便地一搜,就会有以“假寐”二字作题的诗歌、小说、绘画等等。它的最早的出处,大概是出自《诗经》里的“假寐咏叹”了,很诗意的。
    近日,我在《名作欣赏》2013年4月份的上旬刊上读到一首外国的诗歌《假寐》。这首《假寐》出自波兰女诗人、1996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辛博尔斯卡的第十三本诗集,也是她最后的一本诗集——《足够集》。这本诗集于2012年4月20日在波兰南部的克拉科夫市由a5出版社出版发行,而诗人则于同一年的2月1日先于她的最后的一部诗集辞世了。据《辛博尔斯卡的第十三本诗集》一文的作者杨德友先生介绍,辛博尔斯卡生前即已决定给这本诗集命名为“足够集”。2011年11月,辛博尔斯卡诗作的意大利译者和西班牙语译者曾提出过“足够”一词不够吉利,也怀疑辛博尔斯卡之所以用这个“足够”可能是在故意地开玩笑。但是诗人表示是认真的。未料谶语成真,仅仅过了三个月,诗人便与世长辞。
    诗人的与世长辞是不是也像她的那首诗一样是“假寐”呢?
    然而这只能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啦。诗人的确是长辞了,是长眠了。
    让我们一起再来看一下她的《假寐》是怎么样“假寐”的吧——我梦见自己在寻觅/可能保存或丢失的东西,/在床下,在楼梯下面/在从前的某一个住址。//在沙发椅的缝隙、包裹和衣柜里寻找/哪里都堆满了不太想要的东西。//从皮箱中搬出/陈年往事和旅行记录,/从衣袋里抖出/干巴的信件和不是给我的便笺。//已经累得喘气,/跑遍自己的、非自己的/房间,惴惴不安。//追进白雪的隧道/和记忆中的模糊。//纠缠在多刺的灌木丛/和种种猜测当中。//驱散周围的气氛/和幼稚的浮躁//我竭尽全力赶紧/赶在上世纪的黄昏/门闩关紧和寂静降临之前//到最后我也茫然不知/寻找什么费了这么长的时间。//突然惊醒。/看看手表。/梦境延续还不到两分半钟。//时间竟演出如此短暂的喜剧,/从某处开始投向/假寐中的头脑。
    在辛博尔斯卡的《假寐》中,诚如杨德友先生所译介的那样,“现实和梦境之间的界限被抹去,时间的流逝开始变得反复无常和不合逻辑。”当然,这里,辛博尔斯卡也极其意识流地宣泄着一种情绪,一个老女人、耄耋之年的女人(无论怎么样著名也是女人)的诗的絮叨。谁让她是八十七八岁的时候才写这首《假寐》的呢?
    絮叨,这在诗里面,也许压根就是一种修辞。

    我读辛博尔斯卡的《假寐》的时候,想到了自己身边的孙国章先生。孙国章先生也是一个老诗人啦,现在,他已经年过七旬。他没有获过诺贝尔文学奖,也还没有活到辛博尔斯卡那样高寿,但是他是一个很真的诗人。
    无独有偶,说来巧合得很,很早的时候,10年前吧,我也读过他的“假寐”。
    他的“假寐”是一组诗的总题,共8首。最初发表在2000年第五期的《时代文学》双月刊上。此组诗一发表,立即引起很多“诗友和诗评家(而不是媒体)关注,足见其诗质的高迈”(已故诗人晨声语)。当年的十一、二月份,山东大学、山东师范大学等单位的吴开晋、吕家乡、袁忠岳、孙基林、泉声等著名诗人诗评论家,为此先后还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搞过五人、六人的座谈笔会。择其要,其中的吴开晋说:“国章早些年师从著名山水诗人孔孚先生,诗风有些相近,故诗坛也把他列入新山水诗派或‘东方神秘主义’诗派。但国章除学习、继承孔孚先生的简约、含蓄、讲求意象美的独特艺术手法外,又在艺术上做了深入探索,并逐渐显露出自己独立的艺术个性。近作《假寐》就是这一探索的代表。其中强烈的忧患精神荡人心魄,同时又不同于一般政治性的抒情诗直接切入现实画面,或对某些政治事件和社会现象发表议论,而是借助于优美、多彩的意向以及隐喻、通感等艺术手法把诗人内心的忧虑、苦闷、愤懑呈现于读者面前,这样便使诗作有了独具的韵味儿。”袁忠岳讲:“诗坛总在呼吁切近现实的诗歌,可是当这些诗歌真地摆到我们面前时,读后使人又有一种离现实近了,离艺术远了的感觉。有些诗作不过是分行排列的‘焦点访谈’罢了,引发的是读者的激愤,而不是诗美的欣赏。如何处理好切近现实与提升艺术之间的关系,孙国章的组诗《假寐》不失为一次有益的尝试。组诗题为《假寐》,就别有意味,‘假寐’既不是睡,又不是醒,而是介于‘睡’和‘醒’之间,‘莅临一种边缘’。也许这就是现实与艺术相交的边缘,现实由此升华为艺术,艺术由此融化进现实。”晨声认为,“《假寐》的题旨是颇具象征意义的。它不但点醒了诗人在面对特殊环境与语境时所采取的姿态与状态,同时这种姿态与状态又是诗人所处的人文背景。……其实,这既是一种边缘的警觉状态,同时也是警觉的的边缘状态。说到底诗人与诗的距离实际上是自己与自己的距离,是自身与自身情化世界的拉锯与粘合。于是诗人在临界一种边缘的警觉状态时,所采取的‘假寐’姿态无疑是一种最佳的选择。因为这种距离与姿态不但是诗的姿态,同时也是一种极其个性化的警觉形式。”孙基林讲:“所谓‘假寐’,《辞海》上释义为‘和衣而睡’,这既可以理解为一种极度疲惫、困乏或慵懒的存在状态,亦可理解为一种如晨声先生说的‘警觉的方式’,意味着随时即可跃起或坐拥黎明入怀的姿势。……这显然象征或隐喻着一种生存情态和现实状况。……这种亦梦亦醒,非梦非醒的‘假寐’状态,既是个人的或是社会的一种典型的生存现实。置身于此种生存语境中,那种‘警觉方式’的‘假寐’是弥足珍贵的。”吕家乡说:“孙国章诗化了一个清醒的假寐者对世界和自我的感悟,在处理内和外、情和理、大和小、朴和巧等等关系上显得更加成熟,达到了较高的艺术概括水平。”章亚昕讲,“孙国章先生的诗思,似乎可以概括为‘写真集与炼丹术’。说是‘写真’,不如说是‘写心’。诗人把‘真事’隐去,假语诗言,于是真实的事件化为雪过无痕,只留下鸿影雁爪——记忆中心境的轮廓;然后,诗人运用想像力,来装点这心境的轮廓,这就有虚实相生的艺术结构。所谓‘炼丹术’是说诗人长期酝酿,反复琢磨,到无数意象中寻觅惟一合适的字眼,通过长时间艰苦的创作过程,把心境表现得俭省、集中、节制、含蓄。”朱多锦(已故)讲,“国章先生的诗和孔孚先生的诗都是在各自的‘悟’中达到了诗的一种至高境界,彼此悟的途径又各不相同。《无鱼之河》阶段是感物的,是体物之悟,包括体验自我之情,由悟物而用语言造像,其象所表达之悟常在于造化之自然,其审美意象在读者那里可达到‘得意忘言’的高度。到《饥饿·假寐·铁》阶段,则是体意之‘悟’,其得已不只是造化之自然,而在于造化之灵气,其审美意象在读者那里已是‘得意而忘形’。具体谈到其所‘悟’之‘意’,又可分为两个层面:一是他的对岁月迁逝的感悟,对‘爱’的无奈;二是一个仁人志士的强烈忧患意识及终极关怀的思考。这两个层面常综合为他的所悟之内容本身,其所得警句妙言常为一种凄美的空灵。”
    2003年7月,孙国章先生的这一组《假寐》收到《饥饿·假寐·铁》的诗集里面。8月份,我收到了孙国章先生签名的这一本诗集。看得出,山东大学、山东师范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孔范今先生、李掖平先生在诗集的序里面都给予了特别的推重。李掖平写道:“国章最近推出的组诗《假寐》,将复杂幽微的人生情绪置于简捷峻峭的表达气氛中,语言的高幅伸缩在哲思的烛照下沿着诗思的内在理路自然律动,有限的词汇、简洁的形式经过深度与细节的打开、开阔与激活,进行了一次关涉生命流程之多重追思和生命真谛之反复叩问与彻悟的深入表达。”
    另外,李掖平在一篇专门的《假寐》诗评论《生命能走多远,诗就能走多远》里,还写道:“《假寐》是剥落掉一切枝叶的纯粹的诗章,简洁、澄澈而意味深长。它不是让对象发出回响,而是自身在回响,它不需要凭籍和依托,它是一个透明的存在,它让一切的星辰在灵魂的背后闪光。”
    孔范今先生作为大学的同班同学,他对孙国章有着更深入的了解。他说,“就是在那‘史无前例’最严酷的日子里,他一边咬着牙苦熬岁月,一边也没有忘记自己力所能及的生命宣泄:不时地写几句不能发表的半是愤怒半是泪水的诗。国章之于诗,最核心的观点就是反对异化。他以为诗歌无论在内容或者形式上一旦要与生命异化结缘,那就无异于失却了灵魂。”
    这一次,当我想找出来重读的时候,一下子就把它从书列里提溜了出来,完全没有很费劲地去找;它也好像早就知道了我要找它、它也早做了准备似的。
    那么,那一组曾经引起过“诗友和诗评家(而不是媒体)关注”的诗,在经过了10年之后,再拉出来晒晒吧,也是“奇诗共欣赏”呐——
假寐(组诗·八首)

夜的奇观
1
夜气搅着阴霾/似有鬼魂出没

看不见路的表情/灵魂里积攒了一万斤焦灼
头颅燃烧着/东天一身血

2
英雄倒下的地方/蚂蚁正在忙着……

最后的角落
云吃水很深/落叶无处抛锚

渐行渐远的承诺/长出离离衰草

影子也没了/寂寞守着寂寞


云里雾里浅睡/莅临一种边缘

耳穴长出花朵/与落叶和白发亲昵

云收藏星星的飞眼/空寂纠缠着谷底的风

醒来若有所思/发现,还在梦里

雨夜一瞥
楼在天上/昏黄/潮湿了灯光

门/昏昏欲睡/进来一个不速之客

错位
1
独酌清露/读辽远的天空
鹊桥上/还有七夕之恋吗

2
浩茫天地/泪洒风前

今冬无雪
天总阴着/且很冷

往事破冰儿来/和我干杯

都醉了/听夜哭……

一个人的世界
雨,泪成雪/无声地飘落

摸着脉跳/听心的皱褶

孤独的狼/没有方向地奔跑

在蔓延的空旷里/烧着和毁着

岁月
麻木/深不可测

捻不着神经/一天天地凋落

夜/假寐

    在我读到的《假寐》系列里面,贺祖斌的《假寐》(100X120 布面油画 2007 )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同时,因为他也用“假寐”来做画题的缘故,我愿意高看他一眼。我觉得,他画的《假寐》里的这对小男女很是好玩,都是那种似睡非睡、想入非非的样子,都在那里做着美美的白日梦的样子,叫人彷佛回到了自己的喁喁求偶时的青杏时期。当然,我的高看与不高看,对于画家无关紧要。反正他也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但是他的这幅叫作“假寐”的油画,印在我的脑子里啦。我作为一个普通的读者,也记住它了。这一次,把它粘贴在这里,未经画家同意,算是借来作为这一篇随笔的插图吧。读者不妨先自欣赏,一起做做很好玩的梦。如果画家有什么问题,到时候,我跟他(也许是她)再说。
   

 

 

 


(今年适值孙国章先生七十华诞,谨以此恭贺。)
                     
 2013年4月16日于济南



附:
王尔碑《假寐》(组诗)点评
《夜的奇观》点评:
情系沧海,思及八荒。诗如画,意境深沉、辽阔,非寻常画面也。八行小诗,也许负载着一首长诗的重量。
《最后的角落》点评:
诗人心像的呈现。写现代人的寂寞、沧桑感。迷茫中看得见现实清晰的印痕。
《思》点评:
似梦非梦,亦真亦幻。诗人创造的意向,极具思想、艺术张力。
《结局无言》点评:
写美人出现的瞬间,笔墨传神,呼之欲出。写她最后的悲剧形象则用冷笔,冷中藏泪,读之惊心。美人象征什么?随你去想。
《雨夜一瞥》点评:
一幅画?一幕戏?人物登场之后又怎样的情景呢?耐人遐思,小诗珍品也。
《错位》点评:
也许并非纯粹的爱情诗?此情高远,玄之又玄,如《天问》。
《今冬无雪》点评:
人生大写意。诗六行,三个情节,一幅苍凉冬景。亦小诗珍品也。


参考书目:
1、《名作欣赏》2013年第四期上半月刊
2、《饥饿·假寐·铁》 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2003年7月第一版



分享到:



    点击排行
·
踏天磨刀割紫云
·
行走在传承东夷文化的路上
·
“寐”花三弄
·
从赵德发的“宗教情结”与车凤银的“抗战叙事
·
文学期刊 搭建数字阅读平台
·
“现实消失”的焦虑及可能性
·
向着“明天”的文学守望与心灵跋涉
·
当命运如苦丁花绽放
    协会动态更多>>
·
部分省级团属青年社团负责人座谈会召开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淄博采风活动异彩纷呈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苗露荣获第五届“淄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寒亭“湿地印象”采风活动
·
省青年作协副主席蓝茹报告文学入选2013年
·
艾克拜尔·米吉提等十余位著名作家采风若羌
·
万里征程路 风采楼兰城
·
潍坊禹王湿地成省青年作家协会采风创作基地
    最新文章
·
艺术的大事记
·
向着“明天”的文学守望与心灵跋涉
·
“90后”写作的兴起与文学的新变化(张颐武
·
文学期刊 搭建数字阅读平台
·
“现实消失”的焦虑及可能性
·
老井倒映的历史天光
·
顾漫小说《何以笙箫默》:网络小说是怎样讲述
·
信仰的力量与历史的意义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