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小说
           

家 庙


作者:刘玲海  来源: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发布时间:2014-04-03  查看次数:

 

1

两条巨龙一路翻滚跳跃,相拥至此,化作两脉巍峨的山系,山口的邾镇就像这两条巨龙嘴边的龙珠。向东是绵延的群山,向西是一马平川的沃野,十字河绕过邾镇的东面南面向西奔去。
今天是邾镇的秋季大会,每年的三月三和九月九是邾镇春季和秋季大会。一元复始的春会和五谷归仓后的秋会,人们需要舒展一下腰肢或放松一下筋骨,于是,逢会的这天,东面的山里人带来他们的山货野味还有他们的妻子儿女,西面的平原人带来了他们的谷物米面和新鲜事物稀奇的玩意,汇聚在此。邾镇的大街小巷挤满了人,买的卖的、吃的玩的、说的唱的热闹非凡。
今年的秋会却冷清了许多,日本人来了以后,在邾镇的十字街口修了炮楼,日本人也意识到邾镇对进山入川的重要性,便在这里盘踞了一个鬼子小队,邾镇的百姓提心吊胆地和这些瘟神同居一地。
倪景海背着拾粪的筐子向东门外走,大街上虽来来往往不少赶会的人,但却没有往年的热闹。儿子昨夜捎信来,山里八路军急需的物质,今夜要在东门外的家庙里集结运往山里。倪景海的任务就是找几个可靠的人把货物装船运过十字河,那边有人来接。
一想到儿子,倪景海心里就有一阵自豪感,自己的儿子在八路军队伍里还是一个不小的干部,只是这小子和颜景祥的闺女牵牵扯扯的让他心里不美气。那丫头人是不孬,可她是汉奸的闺女,再说老辈传下的规矩,倪颜两家从不通婚。儿大不由爹,倪景海管不了儿子的私事必须管好儿子的公事,这可是大事。倪景海暗地里把人都找好了,有倪姓也有颜姓。日本人没来之前,倪姓的人和颜姓的人从来不共事,这是老辈传下来的规矩,虽然同住一个镇子,见了面也只是相互问个你吃了我喝了的事。十字街口为界,东面住着颜姓西面住着倪姓,鸡犬相闻却不相往来。
倪景海是去家庙到河边看看路,再到河边把船准备好,晚上黑灯瞎火的运货要做到万无一失。听儿子说这批货对山里的八路军很重要,山外给八路军办货的人费了很大的劲才凑齐这批货,马虎不得。
“倪景海,站住!”一手托着鸟笼的颜景祥腆着肚子挡住去路,笼里的紫皮鹦鹉瞪着一双小绿豆眼歪着头看倪景海。
倪景海背着粪筐子,想着走路躲着赶会的人,就没注意颜景祥一伙人走过来,最不想见的就是他偏偏又遇见他。
“干什么。”倪景海冷冷地问。
“怎么的,见到本家大叔也不请个安?”颜景祥把鸟笼交给旁边的跟班,背着手伸着头围着倪景海转了一圈。“哎呀,我说这么臭呢,咱爷们赶大会碰上一个卖屎的!”颜景祥一脸委屈地对跟班的说,跟班的哈哈大笑。
倪景海狠狠地瞪了颜景祥一眼,从一边绕了过走,倪景海今天有心事不想和他纠缠,要是平时他敢把粪筐子扣到颜景祥的头上。“呸,臭汉奸,狗仗人势的东西!”倪景海在心里狠狠地骂,“我粪筐里的狗屎都比你好闻”,走了几步倪景海回头看了一眼在心里又骂。

2
  
颜景祥是去翼云酒楼,今天逢大会,颜景祥要宴请炮楼里的鬼子队长小井。
这几年颜家的生意是靠着日本人才发展起来的,邾镇的人都这么想,据说颜家北到济南,南到徐州都有店铺,颜家把山里收到的山货草药运到城里,再把城里的大米洋布运回邾镇,颜家发了大财。颜家大院在邾镇很显眼,院里有一座炮楼,是早年防山里的马子建的,邾镇人都叫颜家大院为“楼院”。
颜景祥看着倪景海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这个家伙,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说完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东家,听说颜倪两姓是一家,那倪景海也是景字辈,怎么得称呼您叔呢?”跟班的小心地问颜景祥。跟班的是山里来的,对邾镇的事知其一不知其二。
“说来话长,老辈的事了。”颜景祥今天高兴,话就也多。“听老辈人讲,邾镇的倪颜两姓有一个共同的老祖,那就是古代小邾国国君颜友,小邾国也叫倪国,倪姓是以国为姓,我们是以国君的名为姓。”颜景祥说着把右手的鸟笼换到左手,对着笼里的鹦鹉吹了一声口哨,鹦鹉抖了一下翅膀也嘘了一声。
跟班的弯着腰也对着鹦鹉吹了一声口哨,鹦鹉抖了一下翅膀却拉下一坨屎。“东家,您这鸟真是不一般。”跟班的腆着脸恭维着,“您再说说老倪家的事?”
“不知是哪辈子的事了,老倪家出了厉害的角,在邾镇横着走,专欺负颜家。颜家的人怕他就躲着。越躲越受他们倪家欺负,没法了,颜家就集资出钱到外边请来一个更厉害的角,镇住了他们。正好那年修家谱,就在家谱上规定倪家即使和颜家同辈也要低一等,同字辈的碰见了面,倪家也要叫顔家一声叔,就这样规矩传下来,传成两家辈辈仇。”颜景祥走着说着就来到翼云酒楼,远远地就看到酒楼的伙计正在门廊的柱子上贴红纸写的几个字:大东亚共荣。
颜景祥刚走到酒楼门口,掌柜的就大呼小叫地迎了出来:“颜爷您来了,您定的桌子早都准备好了,包您满意。”
颜景祥订的桌子在楼上靠窗的地方,飞禽走兽烹饪成的佳肴摆了一桌子。今天白天请鬼子队长喝酒晚上还要请炮楼里的鬼子看戏,颜景祥在城里请了一个戏班,来给邾镇的秋会助兴。此时,鬼子队长小井还没来,颜景祥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又站在窗前往下边看,只有来来往往赶会的人,转过身逗他的鹦鹉玩。
酒楼的掌柜凑上前问:“颜爷,我见过很多的鹦鹉就没见过您这紫色的,紫色主富贵呢,好鸟!”
“那当然,我们东家托人在济南府买的,稀罕物,贵得很!”跟班的看到颜景祥光笑不吱声,就撇着嘴接了酒楼掌柜的话。
正说话,楼下一阵喧闹,颜景祥忙靠到窗前。
酒楼门口鬼子队长小井牵的那只大狼狗,扑倒了一个卖花的小姑娘,小姑娘的裤子撕破了,腿上流着血。大狼狗还要往小女孩身上扑,赶过来的倪景海用粪筐子阻挡着。
颜景祥几步跑下楼,点头哈腰地招呼小井,“恭请太君楼上入席,别和这些山里人一般见识,您请,您请!”
大狼狗停止了对小女孩的攻击,伸着血红的长舌头看着颜景祥手里托着的鸟笼,忽地扑过去,鸟笼摔到地上,鸟笼的小门撞开了,大狼狗一口咬住紫皮鹦鹉。
颜景祥反应过来,只看到狗嘴边的血和几根鸟毛。“真是贵人吃贵物,不,是贵犬吃贵鸟,太君的狼狗真是威猛无比!哈哈哈。”颜景祥说着一脚把鸟笼踢到一边,引着鬼子队长小井往楼上走。
 
3
  
倪景海带着一伙人趁着黑夜出了镇子,远远地看去邾镇十字街上的鬼子炮楼灯火通明,戏子咿咿呀呀唱腔传过来,夹杂着鬼子兴高采烈地嚎叫声。倪景海狠狠地吐了一口痰,和众人一起转身离去。
家庙建在邾镇东边的一块高地上,镇里人称为“城顶”,庙里供奉着倪颜两姓的先祖。家庙笼罩在濛濛的夜雾里,阙门前两根石柱显得越发神秘威严。沿着阙门前的石阶,倪景海他们走进家庙的内院,四周寂静无人,只有一阵阵的虫鸣,更显得院落的空旷。他们是有意早来的,货物是后半夜才送到家庙,怕耽误了事就早早地来侯着。众人蹲在一排矮树后,深秋的夜已有寒意,如同天上那弯月透着冷冷地光。刚才走得急汗水湿透了衣服,此刻静下来身上更感凉意。
灰暗的月光透过树枝照在正殿的木门上,厚重的木门紧闭着,门楣上匾额的字隐约可见:追远殿。
平时没事镇子里的族人是不随便进入家庙的,只在每年的清明节祭祖时,倪颜两家才全族出动进家庙叩拜。谁能为先祖上第一柱香,对倪颜两家都很重要,这是一年里炫耀的资本。每年祭祖谁上第一柱香,倪颜两家都要抽签定夺。
今年倪家手气好,领头的倪景海抽到第一柱香。站在大殿门口的颜景祥玩弄着手里的竹签,看着倪景海走进大殿的门槛。倪景海走过颜景祥的身边时停了一下,“老祖显灵,老祖英明着呢,不想受不忠不孝之人的香火。”倪景海说完,鼻子对着颜景祥的脸哼了一声。颜景祥不说话,脸上堆着莫名其妙的笑。
插好香,倪景海跪在先祖的像前,先祖肃穆的神色里透出几分仁厚。真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颜家偏偏就出了一个不争气的颜景祥,倪景海心里想着就默默地念叨:老祖显神灵,早日惩罚颜景祥这个认贼作父的败家子。之后,虔诚地扣了三个头。
走出大殿时,颜景祥伸手挡住,“老海,你是不是在先祖面前咒我了?”看着颜景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倪景海没理他,使劲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土地上砸出一个坑。
“先祖英明着呢,能保佑你也会保佑我!”颜景祥看着倪景海的背影大声说。
倪景海正想着今年清明祭祖的事,无意间看到阙门的台阶上有人进来,慌忙示意大伙蹲下。等那人走近,借着月光倪景海看出竟是颜景祥家的闺女。
“你来干什么!”倪景海一下子站起来,来人被吓得一怔。
“是丙山让先我来的,看你们来了没有,货物马上就到。”来人说完又不满地说了一句“这么大声干嘛?吓人一跳。”
倪景海一愣,心里埋怨儿子丙山,这事怎么能让颜景祥家的人知道呢。问:“我儿子在哪里?”
“那不是!”女子手一指,一溜人影正经过阙门走进来。
“是丙山吗?”倪景海问。
“是我,爹。”儿子听出他的声音。
倪景海迎上去,一把抓住儿子,小声说:“你怎么让他们家知道这事?”
儿子趴在倪景海耳边说:“他们不是坏人,她爹是借着汉奸的身份给咱八路军办事的,这批货就是她爹凑集的,你错怪他们了。”
倪景海又一愣,说。“怎么不早说?”
“嘿嘿,这是组织上的规定。”儿子又说,“不说这个了,快运货装船吧。”
倪景海看着夜色中的这个女子,觉着一下子亲近起来。
将货物集中起来,众人分批运到河边的船上。最后的货物装上船倪景海长出了一口气。颜家女子正站在船边和儿子说话,亲昵的样子让倪景海不好意思再看,回过身望远处的邾镇,弯月正悬在邾镇的上空,黑黝黝的镇子安静的像一个梦,忽地,鬼子炮楼上的探照灯刺向夜空,惊起镇子里一连串的狗叫。
“我爹本来想亲自来的,只是陪鬼子喝酒听戏没能脱开身。”颜家女子站在倪景海身后说。
“噢。”倪景海看了一眼颜家闺女竟不知说什么好了。
“你们回去吧,小心点!”丙山站在船头上和他们挥手告别,小船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的河雾里。

 

刘玲海  山东枣庄人,山东省作协会员。曾在《小说月刊》、《微型小说选刊》、《齐鲁晚报》等百余家报刊发表作品。
有作品入选《2009年微型小说年选》、《2010年微型小说精选》、《2011年名家微型小说排行榜》、《2012年微型小说年选》等数十种选本,出版小说集《就要离开我的村庄》。
作品获2009年年中国首届闪小说大赛银奖,2010年首届汉语蚂蚁小说“金蚂蚁奖”大赛金奖,2011年山东新锐青年文学作品奖小说类一等奖。



分享到:



    点击排行
·
特殊退休
·
家 庙
·
麦 朵
·
好 日 子
·
人走茶凉
·
恶鬼进门
·
那点破事
·
分手协议
    协会动态更多>>
·
部分省级团属青年社团负责人座谈会召开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淄博采风活动异彩纷呈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苗露荣获第五届“淄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寒亭“湿地印象”采风活动
·
省青年作协副主席蓝茹报告文学入选2013年
·
艾克拜尔·米吉提等十余位著名作家采风若羌
·
万里征程路 风采楼兰城
·
潍坊禹王湿地成省青年作家协会采风创作基地
    最新文章
·
纠 错
·
e 时代(外一篇)
·
普利皮亚季之殇
·
他是爹
·
靶子【作者系协会会员】
·
人走茶凉
·
分手协议
·
费解的女人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