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齐鲁文学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文学论坛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小说
           

房 子


作者:朱汉明  来源:齐鲁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4-04-03  查看次数:

楼!楼房!一座三层白色的房子,像白宫一样,不是座落在市里,不是座落在县城,而是座落在河湾村那一望无际的玉米地旁边。房子后面是无数低矮的联排成片的红色瓦房,在蓝天的照耀下,楼房格外显眼,有点鹤立鸡群。
楼房高大巍峨,精雕细刻,两搂多粗的圆柱子直通楼顶,穹形的厦檐给人一种欧式风格的感觉,周围是高大的院墙,上面插满了碎玻璃,古铜色的双扇大门严实合缝,像过去地主家的城堡,又像一座现代化的宾馆,给人一种富足的威严的感觉。
这是备战家里的新房子,这是他带着几代人的希冀,呕心沥血盖起来的一座房子。
房子建成的那天,备战带着全家十几口子人,在祖坟边举行了盛大的祭奠仪式,哀乐齐鸣,鞭炮齐响,他们跪在坟前,嚎啕大哭,仿佛是在告慰亡者的在天之灵,完成了一个心愿。
40年前,备战的老爹李广献临死的时候,拉着备战的手说,“孩子呀,你爹我一辈子到处流浪,也没有自己的窝。到你这一代,以后要是有钱的话,一定盖好房子,有个稳定的家!”说完,没过几天就撒手而去了。
有房子才能有家,这是老辈子的古话。其实,备战的老家并不在小河湾村。
备战听他爹说,再往前推三十年,那时候社会上兵荒马乱,家里贫穷潦倒。备战的爷爷在北乡过不下去了,就出来逃荒要饭,一副挑担挑来了全部家当,也挑来了一个家。
三天走了二百多里路,在第三天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爷爷李金海晕倒在路边,一个财主摸样的人收留了他们。第二天,财主说,要是不嫌弃的话,在我这里住下吧。从此以后,爷爷一家人就在这个叫河湾村的地方安了家,给地主任广才当了长工,给地主家干活、种地、挑粪,养家餬口,寄居在地主家的窝棚里,和狗住在一起。
有一年冬天,天特别冷,冷飕飕的北风连续刮了好几天后,接着又下起了毛毛细雨,结果把大树全都冻得像铁人一样,冰棱子把树都冻住了,夜又刮起了大风,树枝凄厉咔嚓噼里啪啦地折断,落满地面。随后又下起了通天的鹅毛大雪。任家大地主早就穿上了厚厚的羊皮大衣,炕上铺上了狗皮褥子,一家老小在堂屋里,围着火炉子。
树枝子砸到了地主家的窝棚上,把窝棚砸得七零八落,风不断地从外面肆无忌惮地刮进来,卷走了仅有的热气,留下冰冷的人窝和狗窝。备战的小姑出生了,不出两个时辰,小姑没了。
这已经不是他爷爷的第一个夭折的孩子了,算上这个,已经是第三个了。爷爷李金海在窝棚里留下了痛苦的眼泪,告诉备战的爹,以后无论如何也要盖好房子,一副挑子不是家。
从那开始以后,李广献知道老爹这几句话的分量。
年月如草,没过了几年,鬼子就来到了河湾村。鬼子不分贵贱贫富,见人就杀,兰陵的地主被鬼子杀了不少。河湾的任家大地主收拾车马牛骡和粮食、细软,开始大逃亡。李金海带着李广献和二儿李广深加入了难民的行列,逃荒要饭。他们淌过了运河,一股脑地涌向河南。
一开始,李金海还能帮助东家照看,几个月后,李金海在河南患上了疾病,不能再走了,就带着两个儿子留在了河南的一个村庄。那时候河南大旱,草粮皆无,他们一路吃树皮,挖草根,后来夜宿在一座小桥洞里,由两个儿子照顾。白天不敢出去,只有傍晚的时候,李广献才能出去找食吃,回来后分给家人。
面对着兵荒马乱,看着破烂不堪的桥洞子,李金海在闭上了双眼的刹那间,仿佛住上了地主家那样的房子。
李金海死了,李广献带着弟弟继续逃荒要饭,直到赶走了日本鬼子和国民党,直到全国解放。

解放了,李广献兄弟一起回到了河湾村,同时回来的路上还捡到一个女子给广献做媳妇。
东方红太阳升,李家和全国的其他穷苦人一样迎来了希望。曾经压迫他们的大地主被打倒了,贫下中农、长工和流亡无产者翻了身,有的占有了地主的小老婆,有的瓜分了地主的财产,更多的是分了地主的地,占了地主的房子。李广献和李广深作为任家大地主家的长工,也分到了一杯羹——三间破旧的小屋。
李广献一家人兴高采烈地搬了进去,一间由李广献夫妇住,一间给李广深住,一间作为厨房和杂物间,他们终于有了称得起像样的房子,哪怕夏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总比没有好吧。
公社化很快开展起来,家家加入了生产合作社。李广献和李广深也加入了合作社,兄弟们一起出力,劳作。
任家大地主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显贵,羊皮大衣已经没有了踪影,代之以破棉袄,每日“我是地主,我是罪人!”的牌子挂在脖子,懦懦地低着头扫大街,劳作。李广献兄弟也和其他人一样,每次经过跟前时,总是要吐口吐沫,露出鄙夷的眼神。
长子如父,由于父亲不在了,李广献夫妇努力积攒家业,几年后,他们为弟弟李广深娶上了一床不错的媳妇,住在西屋,让老二维持李家香火。
俗话说,兄弟本是同根生,一山不能容二虎。
此后,李广献家有了大儿子备战、二儿子计划。李广深一家也有了孩子爱国,七八口人住在三间小屋里。
两家分家,兄弟一人一间,还剩一间屋,由于一间屋是公用的,两家慢慢心生罅隙,闹别扭,最后打起来了,甚至打得死去活来,完全没有了相依为命的感觉,两家成为了仇人。
没过几年,或许积累成疾,或许两家整天闹仗的原因,李广献得了肺结核病,一年以后一命呜呼。在死之前,嘱咐孩子一定要和睦,建造自己的房子,不要因为房子变成仇人。
备战弟兄俩谨记父亲的教诲,哭着泪水,腰里上捆着草绳子,草草地把父亲给埋葬了。
李广献病逝后,家里只剩下母亲和备战、计划,家里缺少顶梁柱。那个时候在生产队吃工分,一个妇女带着两个男孩子,挣不上吃的,孩子饿得哭。备战的娘在干完公家的活后,就到地瓜地里掐地瓜秧子回家煮着吃,有时把南瓜混在一起,蒸着吃。
有一次,李广深把嫂子偷生产队地瓜的事告诉了生产队长。生产队长带人连夜摸到他家,第二天做了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两个字“小偷”,挂在他娘的脖子上,游街示众。
备战再也不想在当地过了,就出去闯荡。不知道跌倒多少次,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好多年以后,他流浪到上海,在上海开始卖青菜,在上海站住了脚跟,慢慢发家致富。后来找到了媳妇,生了两个孩子,一起在上海做生意,发了大财。
有了钱,备战开始实现祖辈的梦想,开始在老家盖高大的房子,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终于建造成这一座在当地无可伦比的大洋房,令当地的村民羡慕不已,包括备战叔叔家的孩子。

“爹呀,您死得早,没有住过好房子,我现在终于盖好了全村最好的房子,前来告诉您一声,您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备战一家好几口人,不停地在地上磕头。
备战一家子给爷爷、老爹上过坟之后,觉着心情舒畅多了,多年抑郁的心情终于可以放松了,终于实现了祖辈的心愿。回到新房子,简单地收拾收拾,住了两宿,因为市场很忙,就匆匆赶回了上海,继续卖菜。
出来那么多年了,备战一家已经适应了上海的环境,老婆孩子也都在城市里。虽然租住的房子不大,只有十几平米,但是人多、市场气氛好,冬天又有暖气,过年也很少回家,特别是在备战的母亲去世后。
后来,备战的孩子也在上海考上了大学,在城市里安了家,备战更少回老家了。那幢高大的楼房一直没有启用,成为了当地的一道风景线,大门还是静悄悄的,院内长满了野草,只是房子越来越旧,白色变成灰色。
备战最后老死在上海,为了祭拜方便,他的子女花钱买了一块墓地,把备战埋在上海一个公募里。
备战不在了,他的子女对老家也不熟悉,也没有牵挂的事,就没再回过老家,仿佛那遥远的河湾村不是自己的老家。备战生前,他的侄子曾向他提出来,房子空着太可惜了,想搬过去住,不知道什么原因,备战到死都没同意。那幢高大的房子也就一直没有人住,没有人修理,几十年后,最后破败下来了,竟成了一片瓦砾。




分享到:



    点击排行
·
特殊退休
·
麦 朵
·
家 庙
·
好 日 子
·
人走茶凉
·
恶鬼进门
·
分手协议
·
普利皮亚季之殇
    协会动态更多>>
·
部分省级团属青年社团负责人座谈会召开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淄博采风活动异彩纷呈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苗露荣获第五届“淄
·
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寒亭“湿地印象”采风活动
·
省青年作协副主席蓝茹报告文学入选2013年
·
艾克拜尔·米吉提等十余位著名作家采风若羌
·
万里征程路 风采楼兰城
·
潍坊禹王湿地成省青年作家协会采风创作基地
    最新文章
·
纠 错
·
e 时代(外一篇)
·
普利皮亚季之殇
·
他是爹
·
靶子【作者系协会会员】
·
人走茶凉
·
分手协议
·
费解的女人


   友情链接
百度 中国作家协会 山东作家网 山东文学 新浪读书频道 作家网 人民文学 山东青年作家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西光明街5号207室 邮编:250012
电话:0531—88033918 邮箱:zuojia8858@163.com
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 鲁ICP备14029650